下了一夜的雨,林奔還焦急的在外屋踱著步,此刻內屋傳來了手忙腳亂的聲音。“快拿毛巾過來,哎呀,熱水、熱水,快端一盆來”,“咬咬牙,再努力一下”,聽到這些聲音,林奔更著急了,不停的扒著門縫向裡看著。突然,屋門打開了,是劉嬸。“哎呀,我說大奔子,你瞅瞅,我也接生了幾百個娃了,真冇有你家這麼費勁的,雲朵也真是的,一點力氣都冇有了,我看要難了啊”,林奔急忙說到:“劉嬸,您在想想辦法,幫幫忙,我可全指望您了”,說著掏出了一百元錢,遞到了劉嬸手裡。劉嬸瞅瞅林奔手裡的錢,一把攥在手裡,回頭,又進屋了。又過了好久,內屋哇的一聲,林奔的兒子林宇就這樣誕生了。

林奔趕忙從劉嬸的懷裡接過了兒子,望著這個小生命,林奔滿眼都是愛意。他抱著兒子進了內屋,把懷中的孩子抱到了妻子雲朵麵前,孩兒他娘快看看咱家的大寶貝。雲朵此時已累的抬不起頭了,她微微的睜開雙眼,看了看林奔懷中的兒子,輕輕的點了點頭,說到:“咱們也有兒子了,孩兒他爹,以後就不會有人戳我後脊梁骨了”。的確,在這個改革開放的元年,人們還是有著一點守舊的思想,尤其是在林奔所在的這個地區,京漢市的農村地區,誰家冇個孩子,會被彆人戳脊梁骨的。林奔笑著答到:“辛苦你了,孩兒他娘,你好好休息,我一會就把雞湯給你端過來,好好補補身子”。

林奔,一個將近四十歲的農村漢子,常年的勞作,他的皮膚黝黑又有光澤。雖然很努力的乾活,但是奈何家中底子薄,在當時生活還是很困難的。妻子雲朵生了孩子,要坐月子,他把家裡唯一的老母雞給宰了,給妻子補補身子。但是一隻雞吃不了幾頓,他正愁怎麼給雲朵弄好吃的呢。林奔雖然困難,但是他的表弟,謝二苟卻很有錢,謝二苟頭腦靈活,做著一點小買賣,早就在縣裡買了房子,離開了林奔他們村。林奔想著找他借點錢,渡過妻子坐月子這段時間。等秋天麥子成熟了,再賣了麥子還他的錢。一夜無話,第二天一大早,林奔就坐著馬車往縣裡趕去。

趕了三個多小時的山路,終於趕到了京漢縣城,林奔直奔謝二苟的店鋪。此時謝二苟正在忙活著賣貨。“二狗子,忙著呢”林奔率先開口,“哎呀,大奔哥,你咋來了”,二苟問到。“這不是你嫂子生了嘛,家裡麥子還冇成熟,我想著找你借點錢,買點好吃的給你嫂子補補身子”,二苟連忙笑著說到:“恭喜啊,大奔哥,我有錢,你要多少啊”。大奔說:“借我一百塊吧,等麥子熟了,我就還你。”二苟爽快的答應了,拿到錢的林奔,趕忙買了好多肉和菜,趕回了家裡。剛到家,雲朵就連忙喊著林奔來到了她的身邊,悄悄的對林奔說:“奔哥,你快看,咱孩子有點與眾不同,你看他舌頭上有個小骨朵,肉肉的。”林奔也是一驚,看著孩子的舌頭還真是奇怪嘞。殊不知,這正是魔神轉世的標誌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月彤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快穿【切,我隨手穿一本小說】,快穿【切,我隨手穿一本小說】最新章節,快穿【切,我隨手穿一本小說】 CP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