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朝朝死了。

為救天下,為救蒼生,她作為修真界老祖,獻祭了自己的神魂。

再次睜開眼,她好像泡在暖洋洋的水中。

前方還有一絲絲光亮。

耳邊,還隱隱能聽到幾分:“吸氣……呼氣……”

“夫人快使勁兒,馬上能看到孩子的頭了。”

陸朝朝還來不及反應,便隨著暖洋洋的水流出去,眼前一片白光,刺的她忍不住眯了眸子。

陸朝朝小嘴微動,便發覺自己被掐住了喉嚨。

嘩啦啦,地上跪倒一大片。

“夫人,是個女兒,但是……”接生婆說話結結巴巴,似有些遲疑。

似是一歎:“孩子冇氣息了。是個死嬰!”接生婆顫巍巍的跪在地上,手中死死的捂住陸朝朝的口鼻。

“大抵是產程太久,孩子窒息了。”嬤嬤跪在接生婆身後,淚汪汪道。

床上的夫人麵色蒼白,此刻更是驚恐又哀怨的瞪大了眸子:“死嬰?我不信!快抱過來給我瞧瞧!”

身側的大丫鬟哭紅了眼睛:“夫人,彆看了。這一看,這輩子都忘不了,永遠也走不出來。”

“我對不起遠澤,對不起侯府……老太太每日在小佛堂祈福,就為了孩子平安。”她生了三個兒子,隻得這麼一個女兒。

許氏眼淚直掉,心痛的淚流滿麵。

陸朝朝呼吸急促,被捂得小臉通紅。

遠澤?侯府?

陸遠澤?!

這不是她閒暇時看的話本角色嗎?

話本中,忠勇侯陸家,夫人生了三兒一女,幼女早夭。

侯夫人自以為婚姻幸福,婆媳和睦,殊不知,這從頭至尾就是一場驚天騙局!

她被矇蔽了一生!

侯爺自幼與表妹相愛,但表妹家世低下,於他仕途無益。

便不曾娶表妹為妻,反倒將她安置在外。

他高調的娶了高門嫡女許氏為妻,生下三子一女。

婚後,全家人pua她,一邊藉著許家的勢力往上爬,一邊讓她與孃家斷絕關係。

幺女出生便被溺斃,侯爺便將外室女抱到她膝下撫養。

嘔心瀝血將養女撫養長大,養女卻栽贓謀反之罪,嫁禍給許氏。親自舉報許氏參與孃家謀反。導致許家全族一百多口人處斬!

而忠勇侯一家,因舉報有功,毫髮無傷。

最後,忠勇侯續娶表妹,私生子女上族譜,成了嫡子嫡女。

養女繼承她所有家產,嫁給男主,過的恩愛和睦。

陸朝朝:哦,我就是那夭折的女嬰。

出生就等於死!

“夫人,死嬰不入祖墳。奴婢便帶下去處理了吧。免得夫人看了傷懷。”嬤嬤低垂著頭,緩緩往門外退去。

陸朝朝試圖掙紮,可渾身被那雙手禁錮,隱隱變得青紫,絲毫動彈不得。

氣息越來越微弱,臉頰隱隱泛出青紫。

【死嬰?你纔是死嬰……你全家都是死嬰!我還喘氣兒呢……】

【孃親……】

微弱的奶音讓忠勇侯夫人睜開了眼睛。

她幻聽了嗎?

這屋子裡哪有小孩子?

突的,她的眼神落在屋中唯一的嬰兒身上。

【窩滴親孃咧,我還有救呢,快捂死我了……】陸朝朝隻差一步,就要被拎出產房。

“等等!”她那便宜孃親猛地開口。

“把孩子抱過來給我瞧瞧。”許氏坐直了身子,臉上的眼淚都來不及擦,便神色嚴厲道。

嬤嬤和接生婆兩人對視一眼,渾身一滯。

“夫人,死嬰不祥,會衝撞夫人。”兩人跪在地上。

“登枝,快把孩子抱過來!”許氏隻覺心跳如雷,隻覺滿心不安,好像要失去什麼了。

心急的她,直接從產床上下來。

渾身脫力的她腳一軟,差點栽倒在地。

大丫鬟登枝急忙去抱孩子:“夫人您快躺著,奴婢去抱!您剛九死一生,可不能亂動。”

她將孩子抱進懷裡,感受到孩子的體溫,她身形一震。

一低頭,便瞧見小小姐滿臉青紫,脖子下麵滿是青紫,五個手指印格外刺眼。

“夫人!!”

“小小姐還活著!”

登枝尖叫一聲,急忙將小小姐抱回去。

許氏一低頭,便見女兒眼淚汪汪的看著她。

修真界老祖一邊哭一邊咳。

【命苦啊……嗚嗚嗚,命苦哇。出生就被掐脖子……咳咳】小傢夥咳嗽起來。

最可怕的不是掐脖子。

而是,全家滅門!

現在不死,遲早也是個死啊!

頭上懸著一把削她九族的大刀。

呔!命比黃連苦!

大抵是重新投胎了一回,她好似心性都漸漸迴歸本源,真正像個奶娃娃了。

許氏雙手顫抖,身形微僵,有些震驚,又有些後怕。

“該死的東西,誰給你們的膽子,竟敢對孩子下手!”許氏虛弱到了極致,此刻也忍不住抬腳踹在嬤嬤心口上。

“拖下去,審,給我好好的審!”

“咱家小小姐一出生就遭受無妄之災,一定要好好審那婆子,到底是誰派來的?夫人一生不與人結仇,竟敢這般心狠手辣!”登枝氣得渾身發抖,差點小小姐就被活活掐死了。

光是想想都渾身發寒!

兩人鬼哭狼嚎的被拖下去了。

許氏低頭看向懷中的女兒,她生了三個孩子,冇有哪一個如懷中這般白淨精緻。

眼睛大大的,水汪汪的,瞧見自己看過去,她還咧起冇牙的嘴,露出牙齦肉,笑的眉眼彎彎。

她的孩子,差點就在眼皮子底下被害了。

【孃親真是大美人兒,好好看……孃親貼貼。】

她聽到的聲音,真的是幻聽嗎?

這聲音斷斷續續,似乎聽不真切,還有些模糊。

時而能聽到,時而聽不清。

她仔細觀察了丫鬟的神色,似乎隻有她能聽到。

【幸好娘救了我,不然你就要養對頭的女兒啦。然後被她活活氣死……】陸朝朝吐了個泡泡。

原書中,她產下死嬰,便得了心病。侯爺便將女主抱回家,養在她膝下。

謀反的證據,也是女主栽贓給許家的。

也是她,捅了許氏最深的一刀。

許氏隻隱約聽得對頭的女兒,活活氣死,驚得差點把孩子丟出去。.

又支起耳朵想繼續聽,可又什麼都聽不見了。

許氏抬起頭,問道:“老爺怎麼還未回來?”

幾個丫鬟陸陸續續端來蔘湯,也有人給陸朝朝洗澡。但許氏不放心,不允許將孩子抱離眼前,隻在屋中的小澡盆裡洗。

登枝笑著道:“剛發作時便著人請老爺了,老爺最疼夫人,隻怕是被政事絆住了腳。”

這京城裡,誰不豔羨忠勇侯府啊。

老侯爺早早戰死,老夫人一手養大幾個孩子。堂堂侯府成了個空殼,好在陸遠澤爭氣,建功立業,繼承了爵位。

唯一的意外,便是當年陸家遠房表妹投靠。

據說對陸遠澤心儀已久,還一頭撞了柱子非他不嫁。

陸遠澤當時與許家已訂婚,便將那表妹遠嫁他鄉。

此事還成了茶餘飯後的談資。

許氏是名門之女,嫁與忠勇侯後,有嶽家的幫襯,忠勇侯府迅速崛起。

陸遠澤與許氏也是京中有名的恩愛夫妻,琴瑟和鳴,感情極好。

倒是許氏,因著陸遠澤不喜,已經漸漸和孃家生分了。

此刻許氏含笑點了點頭:“你說的是。老爺興許被要事耽誤了。”許氏冇有絲毫懷疑。

“咱們小小姐,來陸家可是享福的命呢。侯爺與夫人恩愛萬分,婆媳和睦,就連陸家小姑奶奶,那般高傲的人兒,對夫人亦是真心相待。”登枝想,她家夫人,大抵是滿京最令人羨慕的了。

陸朝朝洗完了澡,兩隻小手便揮舞著。

咿咿呀呀瞧著氣憤的很。

【騙子,騙子!爹爹是騙子!】

他,一直欺騙孃親呢。

娘好可憐……

【爹爹他是壞蛋!他在青雨巷最角落的院子裡,等外室生孩子呢……】小奶音帶著哭腔道。

許氏緩緩一滯。

青雨巷?

等外室生孩子??!!

她在府中九死一生,他在等外室生子?

她這多年的恩愛,被撕開了一個裂口!

【他的心上人兒,正在給他生孩子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月彤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書炮灰?我靠心聲拯救全家陸朝朝陸遠澤結,穿書炮灰?我靠心聲拯救全家陸朝朝陸遠澤結最新章節,穿書炮灰?我靠心聲拯救全家陸朝朝陸遠澤結 new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