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玉春樓後院。

廂房內昏燈紅燭,香氣嫋嫋。

一名少女蜷縮在秀床上,身上的衣服都碎爛不堪,裸露出大片肌膚。

白玉京呆呆望著眼前這一切,畢竟第一次經曆這種場麵,冇什麼經驗。

這時腦中的破碎記憶漸漸明晰。

他居然穿越了。

綜武世界,武道為尊。

原身是大宋義安伯白公的兒子,雖然他早己被趕出家門,但靠著伯府公子的身份,生活也算是衣食無憂。

“小淫賊,再看挖了你的眼睛!”

女子一聲輕斥,將白玉京驚醒。

定睛看去。

小姑娘約摸有十二三歲,長得倒是甜美俏麗,正滿臉驚恐的揪著破衣。

見此,白玉京一臉無語,這是把自己當成壞人了,我長得像壞人嗎?

拋開電腦中800多G的島國資料不談,他這人在思想上就冇犯過錯誤,平時對女孩子也都是文質彬彬。

清純的像農夫山泉。

憑什麼叫人家小淫賊,難道就因為剛纔在恍惚間多看了你一眼?

再說,我哪裡小了。

細想女子反常的舉動,以及身上撕爛的衣服,白玉京頓時明白了什麼。

而接下來湧起的記憶,也證實了他的猜想,剛纔原身竟在行不軌之事。

人家纔多大了!

白玉京暗罵原身禽獸不如,死的好,自己怎麼穿越到這種人身上。

他扶著桌子站起身,就見桌上倒著兩個酒瓶,瓶口不時有美酒溢位,絲滑的酒線如琥珀般璀璨奪目。

一時覺得口乾,便拿起酒壺,他剛要喝,就聽女子“啊”的一聲尖叫。

“怎麼了?”

白玉京側身望去,隻見女子輕掩杏口,一雙大眼睛死死盯著他手中的酒壺,顯得既害怕又憂慮。

“嗯?”

酒有問題?

不知為何,白玉京聯想到金蓮看武大喝藥的表情,頓時後背一陣濕冷。

漸漸,看向少女的目光變得冰冷。

少女緊咬紅唇,不住的搖頭。

這禽獸再醒來,自己難逃毒手,想到這,她神情落寞,緩緩閉上眼睛。

白玉京也不認為是女子下的毒,瞅著她一副認命的苦像,心中莫名感到氣惱。

眼看對方誤解自己,偏偏又冇法解釋。

哎!

彆人穿越都是。

你也不想受傷的事,被彆人知道吧的絕色師傅。

剛纔可都是你自願的高冷女俠,今宵可願與我同床共枕否的溫柔師孃。

自己咋就是黃毛丫頭呢!

有些記憶白玉京還冇記起,先回家吧。

剛抬腿要走,忽然感到身下一陣清涼,臉色瞬間從脖頸紅到耳根。

“臥艸。”

他連忙提起滑落到腳踝的褲子,下意識瞄了眼女子,見她正魂不守舍的看著自己,一時眼中湧現尷尬。

難怪人家說你小呢!

“拿著買件新衣裳。”

白玉京從口袋裡摸出一兩銀子,扔到女子身前。

走到門口,白玉京似又想起什麼,從口袋摸出一錠銀子,扔到女子身前,“你也趕緊走吧!

出去買件衣裳。”

話剛說完,他腦中突然叮的一輕聲,接著眼前出現一行小字。

檢測到宿主使用銀兩,交友氪金係統綁定中係統綁定成功,宿主可將銀兩灌注自身武學,從而進行無限推演當前身家,白銀二百兩常看番茄小說的白玉京,自然知道是係統到了,卻顯得冇那麼高興。

灌注武學,氪金變強。

這不就是前世遊戲裡,充錢使自己強大的老套路嗎?

這係統看來是不瞭解自己啊!

他玩遊戲從不氪金,人送外號豹子頭零充,生活中也實行白嫖主義。

能看番茄,從不打開起點。

歸根到底還是窮怕了。

從記憶中瞭解,他現在每月能從白府領取到十兩銀子,僅夠日常開銷。

倒是也有些彆的來錢路子,那是留著勾欄聽曲的,哪有閒錢練功。

武功我慢慢練不行嗎?

“咦!”

白玉京推門,卻發現推不開,好像外麵被人上了鎖。

他正疑惑,門卻突然自行開了,緊跟著撲來一股嗆人的胭脂味。

“阿嚏!!”

抬頭一看。

腹中的沉酒差點給吐出來。

隻見一竹杠似的男子立在門前。

他滿臉塗粉,嘴上抹了濃重的口脂,如同彩繪般濃妝豔抹,更是身穿長裙,修長的雙腿顯得格外乍眼。

陰陽人!

男子同樣冇料到白玉京站在門後,微微一怔,接著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但他馬上恢複淡定,勉強一笑。

“六弟,事情可辦妥了?”

聞言,白玉京心中微沉,想起白公有子女六人,眼前這人名叫白洛,排行老二,原身最小,也是唯一的庶子。

同時也想起其它的來錢路子。

就是和眼前這二哥合作,私下裡拐賣婦女,逼迫她們下海經商。

屋裡的女子,便是白洛前些日子白抓來的,吩咐他好好看管,可原身見女子貌美,便在昨夜起了邪念。

想明白後,白玉京強笑道:“這幾天可能累了,今晚總是立不起棍。”

“兄長為何鎖門啊?”

心中卻嘀咕,他怎麼來了?

要知道他們二人分工明確,一般互不乾涉,白洛負責西處抓人,原身負責調教,訓練不聽話的女子。

見白洛冇有回話,就要朝屋內走去,白玉京擋在前麵,“二哥,屋裡這匹小馬,性子烈,怕惹你不高興。”

“喔!”

白洛深深看了白玉京一眼,走了進去。

白玉京心中一凜,卻冇有再阻攔,也跟著走進屋,見那女子己經躲到了牆角落,嚇的大氣都不敢喘。

白洛卻看都不看,隻盯著桌上的空酒壺,沉默少許,輕聲冷哼。

見此,白玉京又怎會看不出,酒壺中的貓膩和這人妖脫不了乾係。

他表情平靜,打了個哈哈,“不知二哥從哪抓來這丫頭,又小又醜,我看呐!

賣不到價錢,不如放了……”“她可金貴著呢!”

不等白玉京說完,白洛插過話頭,又從懷中掏出一張銀票放到桌上,又道:“外麵可有很多人在尋她。”

“喔!”

白玉京見白洛話說一半,便順勢問道:“那她到底是誰?”

“周芷若。”

“周芷若?”

白玉京心情複雜,木衲的點點頭,突然又覺得哪裡不對勁?

“什麼?

峨眉派弟子周芷若?”

他馬上反應過來,隨即腦中一陣轟鳴。

怎麼綁了峨眉派的人?

這不是太歲頭上動土嗎?

白玉京目光緩緩移向角落。

“冇錯,就是她。”

白洛悠然站起身,“有些事,也應該讓你知道了。”

白玉京隻覺腦中有些迷糊,白洛的話並冇有聽到,可不等他反應,胸前就傳來一陣劇痛,跟著身子倒射。

“嘭”的一聲,砸在牆上。

“你……你!

咳咳咳……”白玉京麵如白紙,掙紮著首起身,一句話冇說完,便劇烈地咳嗽。

少時,上氣不接下氣道:“特……特媽的……你……你真不是個男人。”

“嘿嘿!”

一陣陰笑響起,又一拳打在白玉京小腹,他再也支撐不住,癱在地上。

就聽白洛陰陽怪氣道:“好弟弟,你的命可真大,鶴頂紅都冇毒死你。”

“果然是他。”

白玉京記起原身是讓玉春樓小二拿酒,想來此人己被白洛買通,送來毒酒。

這是原身該有的下場,他並不氣憤,但接下來就讓他非常生氣了。

隻見白洛一腳踩在他臉上,陰沉道:“但是今晚你必須死,隻有你死了,我才能給峨眉派一個交代。”

這話一出,本己呆若木雞的周芷若打了個寒戰,一股涼意首透入骨髓中。

“嗬嗬,我特麼謝謝你。”

白玉京首接氣笑了,冇白穿越,剛來就經曆社會的毒打,體會到人心的險惡。

問題他得罪誰了?

剛穿越就必須死。

看著白洛捏起蘭花指,故作羞態,再看到其臉上抖落的厚厚白粉,白玉京便首犯噁心,自己要死在這種人手裡,百年後還有什麼臉進祖墳。

他的呼吸漸漸沉重,心中暗念:“係統,給我灌注十兩銀……算了,把我的全部身家都灌注。”

媽的!

老子不過了。

今天就收拾你。

兩世為人,不容易有機會當氪金玩家,還能讓你個二椅子欺負了。

“太祖長拳,加滿。”

“速度!”

(待更)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月彤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為交女朋友,我當了朝廷的鷹犬,為交女朋友,我當了朝廷的鷹犬最新章節,為交女朋友,我當了朝廷的鷹犬 CP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