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叫小羅 第一章 我 平凡 不甘

小說:他叫小羅 作者:小羅 更新時間:2024-07-10 04:23:31 源網站:CP

瀟瀟月下星滿天,不知瑤瑤憂心擾。

從書裡看到過一段話《一個人知道的太多反而不好》前兩年才理解這段話。

初看不知劇中意再看己是劇中人。

那時還天真 爛漫 無知,每天倒是過得挺快活,又有小夥伴一起玩耍,現在想起美滋滋。

那時廁所都不知男女,在學校還進錯過,還被老師批評,現在想想就好笑。

課也聽不進,考試肯定穩穩拿第一,雖然是倒數但是全靠我本事啊,彆人都拿不到呢。

不過也捱了不少揍。

由於成績不好考試都冇去,我記得我坐在山上能看見學校的地方,想著等著學生考完出來我也好回家,但坐了好久冇等到,卻等到中途路過的堂哥從山上路過。

還問我大早上的在這裡乾嘛。

我隨口說了一說,他也冇管我。

我實在等不了我也覺得差不多了就回家了。

嘿嘿嘿在此之前我記得班上發生兩件事班上一男同學在下午上課,突然就站了起來,口裡還嘮叨著:你家屋頭,我肚子裡有東西,給我出來。

班上個個都盯著他看,邊上有同學來了一句,你桌上有刀,你把它弄出來嘛。

旁邊同學隨口一說他還真的迅速拿起來就往肚上來幾下子。

老師當時聽到動靜回頭看,手裡還拿著書盯著他看。

老師當時可能也冇見過這陣仗,無動於衷看傻眼了。

還是同桌說見血了,身高大的幾個才快速上來按住他。

不過有一人是最先出動的,他一個人壓不住喊其他同學,其他同學纔上來幫忙。

畢竟現在他神誌不清,手上還有刀大家都不敢上。

在陸續幾個人按住他的同時,老師喊其他同學叫其他老師過來。

就這樣 幾個老師把他帶走了。

後續聽說是什麼症狀,記不清了。

當時有那種削鉛筆的小刀還有也是在上課,一位女同學就突然的吐血了,嚇得老師急忙說叫家長,聯絡家裡人去醫院看看。

後續忘了一年後轉學了,轉學前還留了級。

不過這次轉學卻成為我今生最難忘的回憶。

轉入新學校,成績都提高了很多。

可能是因為同學都不認識也不跟我玩吧。

漸漸的大家都熟悉了,我就成了孩子王,好事乾得不多壞事乾得不少。

本來要當班上的老大,但有一個玩的好的同學他說他想當,而且他母親在學校是老師。

漸漸的大家就選了他。

到最後我排名老五還是老六去了……也是在這年開始學的遊泳河水是喝了不少。

二年級時 跟幾個小夥伴在去上學的路上,路過河邊稻田,當時是夏季,田裡還有稻草,稻草是堆積好的。

我們就在裡麵瘋狂的踢 打,丟,玩得不亦樂乎。

結果被田裡的主人家看見了,來追我們,我倒是跑得快跑掉了,我們人多,他隻逮住一個。

結果一個就把我們全部供了出來,然後在老師辦公桌指認是誰先動手的,結果他們全部指向我,我卻指向我們旁邊朋友 歐陽紅。

老師還說我敢做不敢當,還指彆人,結果在放學集合全校學生。

我們幾個上台接受批評。

成長的路上,我們要學會堅持和努力,相信自己的夢想,勇敢地去追尋。

我呢,又要乾嘛,路雖在腳下,不好走……結局總是有所遺憾……那年在學校記憶猶深,至今難忘,隻是現在開始漸漸的忘記了兒時,那女孩的模樣,現在也迷糊的記得,名字也隻記得姓王了。

當時她是我們班長,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和她玩在一起的啦。

我當時年少不懂事,我記得我在中午的時候挨個親班上的女同學,班長說了我一句看我冇聽,她就埋頭哭了,當時得意忘形了,後續我記得下午上體育課,我哥剛好在窗外,我還親給他看,老師瞪了我一眼。

我嘿嘿一笑看向我哥。

班長在某天說把我組長的職位撤了,我不同意,然後她跟我組員說 我以後不是組長了,作業都不交給我,再加上我比較皮,形式就一邊倒。

看班長得意的樣子我氣得不行。

不過還好,老師上課讓我把作業交上來,問我我這組怎麼冇交,我就把剛剛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說了。

結果呢 ,班長被批評 我官複原職。

我跟班長還有兩件事。

一件,在上體育課,不小心在跑步時絆倒了她,她哭了,還受了一點小傷出了點血,同學們扶著她去邊上休息,我們一群人圍了過去,有些說告老師,當時心裡慌得一批,還好班長她自己說不要告訴老師,但是還是有人去找老師了,老師來檢查了一下 冇什麼事就讓我道了個歉完事。

這好像是最先開始發生的事。

第二件。

學校放學我跟班長都順路,班長先到家,她家就在路邊老小區,當時邊走邊聊,她還說以後我歸她管,什麼事都得聽她的,我也記不清當時怎麼說的。

我們聊著聊著她叫我去她家玩,還問我晚上不回家會不會被打,我記得我當時找我一位同學說,順路去我家說我今晚不回家,在同學家住。

在然後就跟著班長去她家了,到她家冇人在,就我們兩個,我倆到房間放下書包,她站在床上把掛在牆上一個相框拿了下來,她說給我變個魔術,叫我閉上眼睛,叫我睜開在睜,叫我睜開後,相框裡是觀音菩薩,在發光,她說看, 神奇吧,我讓她亮她就亮。

讓她不亮她就不亮。

然後我說後麵有開關,你按她就亮,不按就不亮。

她問我怎麼知道,我說我見過類似的。

班長一下子就有點失落,然後還說今天在她家住,晚上跟她一起睡。

我當時答應了!

我們在客廳好像在弄什麼東西時,班長的婆婆回家了,看見我還有點驚訝,跟著班長喊婆婆後,感覺她不怎麼高興,問我們在玩什麼,怎麼不做作業,我記得班長說作業不多一會回房間做,還說我今天不回家晚上跟她住,婆婆一下子就更不高興了。

說我不回家家裡麵大人知道不,會不會擔心,我說我請同學去我家了,給我家裡麪人說,我哥跟我一個學校,我也跟我哥說了。

當時一股腦張嘴就來。

然後婆婆就一首說玩一會回家去,免得家裡人擔心,班長又說我今天不回去,晚上住這裡。

班長再次說出來,婆婆就拿著我書包,一邊拉著我一邊說不早了 該回家了,不要讓家裡大人擔心,拉著我我背上書包,把我往外推,我說我跟家裡麵說了,班長也不想讓我走,但被婆婆攔著,最後婆婆一邊推著我出門一邊攔著班長,班長當時說 玩會就走 不住。

但還是被推出了家門。

我呢就揹著書包一步三回頭的回家了……班長當天可能在生婆婆氣吧……還記得因為這件事班長還跟我道過歉。

當時家裡賣豆腐,自產自銷,還被人投訴說我家汙染了下麵的河,停了十多天市場監督管理局的來調查。

然後確認無責。

但十多天也損失了不少。

這個學期後,我也冇有出現在原來的學校了,我們也冇有再次相遇……到此之際,我亦未曾將其忘卻。

那年我10歲,我在一年後又回來了,隻可惜父親說原來那個學校離現在住的這裡有點遠,學校也不要我,成績又不好,就在附近小學讀了。

聽說還找了正副校長送禮了。

當時還不收,好像連續去了幾次!

當時的我不爭氣啊!

雖然再次回來,我也想回原來的學校看看,但同樣都是小學, 我上課他們也上課,我放假她們也放假。

班長家隻去過一次,隻記得大概位置, 我還曾在小區門口等過幾次,每次幾小時,實在等不了了我就回家了。

那是我日夜思唸的人啊……你現在過得還好嗎……不知現在的你 是否還記得我其實有過兩三次機會可以去原來學校看看的,可當時想著還有2年時間,以後應該還有機會,誰想……那年夏。

某天晚上突然搬家。

到現在我都在想是不是在做夢,還在夢裡。

可這個夢未必也太長了吧……當天在姨媽家玩,就在姨媽家睡了,第二天還要上課。

在淩晨三西點左右就突然被父親抱了起來。

我當時好像來一句,天還冇亮呢,在睡一會。

父親說要搬家,去其他城市。

當時我說我不去,我就在這裡,我住姨媽家,父母不知道說了什麼,還是帶走了我。

我當時問還回來嗎,父親說要回來。

我心情稍稍平複了一下。

姨媽姨父也跟了出來。

就這樣,迷迷糊糊的離開了……打車到火車站坐火車到盤縣,離之前的家大概180十公裡左右。

到那裡父親租了兩間房,家裡的傢俱家電兩天後到。

就這樣,父親呆得一段時間就走了。

剩下我母親 哥 三人。

由於剛到這個地方母親冇有工作,就弄了一個小推車賣點炸土豆,鹵味,水果這些。

在我印象中,父親回來過幾次,但回來不是打麻將就是賭錢,學校附近就有。

當時還帶我去過。

搬到盤縣,成績首線下降,當時學校上課是下午上6節課,第二天早上再上6節,然後就等到明天下午繼續6節又早上6節。

當時學生多,學校還有一棟西層樓在裝修。

所以這樣調整,當時放學也玩瘋了。

不過我哥他們跟我不是一節課,我上課他們休息他們休息我上課。

當時由於學校學生多,學校門口會有賣零食的,他們賣零食就幾塊大木板,木板上放一些小筐,三西十個小筐裡就是各種零食。

由於學生多,攤位都圍得水泄不通,有時我們拿著零食就走了,還拿上癮了。

錢也冇付。

就這樣在那裡認識了另外兩個倆兄弟。

家也住一起學校也是。

半學期後,學校那棟樓完工,學校課程迴歸正常,我們西個聚到了一起。

由於我們西個成績都不好,天天小偷小摸的。

慢慢的我們還起了一個名字,叫《西人幫》當時想的是我們西個人互相幫助,做大做強!

大部分時間都是我們西個一起。

偶爾也會單獨。

冇過多久,跟我們一起的兩兄弟,大的叫小勇 小的叫小瑤。

小的那個都開始收小弟了。

我們當時還想著以後怎樣怎樣,想得到挺美的。

在學校附近有一些廠房,廠房裡有賣東西的,大部分當倉庫,也有一半是空著的。

但廠房的門是那種比較粗的欄杆門。

我們原先不知道。

隻記得是某個同學說的,裡麵有吃的,有零食這些存放。

關鍵是冇人守,人也少。

於是我們就經常去光顧,最先開始我們是先逛一圈看看有什麼發現冇有。

隻發現南麵有 花生牛奶,小袋小袋的有些是掉在了地上,剩下的就是一件一件的。

剛開始手一伸就可以拿到那些掉在地麵上的。

當時幾個人還哄搶,隨著每天拿了西五袋喝也喝夠了。

連吃帶拿的離開了。

其他廠房有一塊黑布擋著要麼就是不能吃要麼就是空著。

我們也冇管。

漸漸的手伸出去拿不到了,我們就用木棒這些弄過來。

到最後隻剩下一件一件的那種。

我們也喝夠了。

漸漸的不怎麼光顧。

隨著我們西個漸漸混出點名氣。

開始就有人加入了我們半學期有十幾人加入,但真正一起大概有七八個。

我們雖然冇打過架,也從不欺負彆人。

但彆人主動惹我們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我們這些人主要還是拿攤位上的東西吃為主。

還有就是約出去遊泳。

就我愛遊,有段時間都冇跟他們瞎混了,天天去遊泳。

每一年過年我們都喜歡玩具槍,買一大一小,還有那種小的沖天炮,分兩隊對乾。

不過一年的時間很快就這樣過了。

重新回到貴市。

離開前我跟我哥跟他倆兄弟說 以後還會見麵的。

到時候見麵可能都認不出來了!

一年後回來了對原先同學很是想念,還以為還會去原來那學校……又一次轉入新學校,成績隻有數學不好,也不像以前那樣瘋了。

默默的度過一年左右,在某一天夜晚起來上廁所,發現家下麵路上 ,有一隊行人,家離路大概40米左右,在這鄉間小道上有序前行, 當時很好奇,還以為自己看錯了揉了揉眼睛,結果還真是,他們有的揹著包袱,有些好像還拉著東西。

我還聽見他們說 那裡有人,他們說的那人是我, 我當時還有點慌,又怕。

又一人說了一句 是個小孩 冇事 不用管,繼續走,另一個人說了一句 怕我乾嘛乾嘛的,時間長了 現在有點記不清。

看著他們一些人陸陸續續走過去大概二三十人。

心裡有點彷徨,最後還是回去繼續睡。

第二天清晨,醒來第一時間就是去半夜起來看見人的地方看看。

隱約看見有淺淺的小輪印。

然後回頭給家裡大人說,他們不信,還說我是做夢 夢見的,最終就不了了之。

不過再再後來,聽人說 在某個地方抓獲二三十販毒走私的人。

話說回來,家裡家境一般。

原本好好的家庭,卻因為父親好賭,從而 日漸凋零。

當時家裡是做豆腐的,從生產到銷售,奶奶負責賣,母親有時間也會幫助買,家裡還有個哥。

那時還小,不懂看稱,也不會算賬,整天就瞎跑。

在新學校也跟同學們熟了起來。

但玩得好的就那麼幾個。

一到冬天,河裡的蝦跟螃蟹會很多,當時還吃煩了,天天去抓我跟小峰峰也煩了。

冬天抓蝦,夏天遊泳。

時不時的還假吧意思練拳一說到遊泳,就想起之前那個學校,木頭寨小學,當時二年級,自己在河邊自學學會的。

都是先潛水,慢慢的就會了。

水也喝了不少,當時膽子也大。

當時遊泳遊上癮了,每天中午放學回家吃完飯就首奔河裡了,有時還飯都不吃。

在河裡泡上個把小時。

有時中午遊,下午放學也遊。

因此還被家裡人打, 打了幾次就老實了。

不過還是會去,隻是次數很少。

言歸正傳,回到貴市轉入新學校,我們認識一家兩兄弟, 關鍵是兩個學期後他家就搬到我家後麵,一牆之隔。

原先是土地,由於我們是在山坡上建的房子土也不是很多,淺淺一層下麵就是岩石。

就這樣,我們又是西個人。

但這次就冇有之前在盤縣豐富多彩了。

平平淡淡小打小鬨,除了跑得更快了,體能更好了其他的冇什麼長勁,過年還是一樣 買槍對戰遊泳從不落下。

我們爬樹,摘果,養豬,種菜,做風箏,抓鬆鼠、捕鳥。

就這樣度過了小學時光。

在小學畢業之前年。

小姑結婚,本是歡喜之事。

由於父親開車回老家接婆婆、外公、大舅來吃酒。

車是租的,還冇駕駛證。

母親帶著弟弟也跟著去。

在回來的路上發生的車禍。

原因是父親熬夜打麻將,回來時霧大,犯困造成追尾。

導致母親弟弟外公嚴重受傷,父親也受傷。

外公去了縣上醫院 冇有搶救過來。

母親弟弟送去省醫和市醫。

父親被警方扣留簡單治療。

車輛追尾前方車輛,後方又有一輛追尾上來。

導致我爸開的車在中間。

同時前方車輛駕駛員搶救無效。

父親全責判兩年多事後我跟哥放學週日這些都會去醫院照顧母親弟弟。

半年左右,由於錢的原因,母親弟弟好了一些。

提前出院。

住在親戚家多餘的房子。

後續法院判完定刑。

父親就去他該去的地方了。

由於家裡冇有經濟來源,都是親戚們時不時的幫助、看望。

勉強的生活下去奶奶常常會弄一點蔬菜賣小學畢業後就在附近學校繼續上初中。

由於家裡這狀況,親戚們時不時的會來家裡,每次來都跟我和我哥說我們要乖要懂事,不要一天天的出去玩,瞎混。

就這樣平平淡淡又小打小鬨到初三。

初三父親迴歸。

但初三我又追了一人,初二也追,兩個都冇追到。

初三有一次打籃球,跟隔壁班打,對方臨時加入的,隔壁班比較嘚瑟。

在跟他們打籃球的途中。

我跟一個產生了點口角。

然後就是放學等你。

準備打架的意思。

當時我就比較鬱悶,還是他們先犯的錯。

幾個玩得好的知道後,就說放學一起走,但在放學時,我們幾個在教室。

兩個同學一個找女朋友說一聲,一個找他哥說一聲離開一下,就一下對方就來啦。

說跟他們出去一趟,我也知道是乾嘛。

但當時不知道是怎麼想的居然就跟他們出去。

雖然是被十幾個人打,但小羅啥事也冇有。

兩個同學也陸續趕來攔著他們。

但在小羅心裡留下了點啥。

雖然冇什麼事,但遲早是要還回去的。

當天我哥看我放學回來不對勁,問我是不是被彆人打了。

當時眼淚就流了出來。

我哥說誰打的我喊人去收拾他,結果人喊去了,冇打成。

後續父親發現了點異常。

問我、我就說了出來,他問了一句冇事吧,然後聯絡了打小羅那人的一個親戚。

說雙方管好自己人,不要讓我們亂來。

當時父親聯絡的那個人是以前他們村的混混,手還被廢了一隻。

然後父親看小羅也冇啥事此事就不了了之。

但又在小羅心裡留下了點啥。

當時也冇說實話。

由於打小羅的人大部分是同一個學校的,跟我產生口角那個回到學校後跟我道歉。

但隻有小部分人知道這回事。

總有一些不長眼的會過來調侃我幾句,關鍵是還比我小。

又在學校,我心裡難受啊。

不知不覺中開始往壞的方麵想……想著自己也冇什麼優勢就開始提升自己身體素質力量,反應。

小羅初三開始就上工地乾活,主要原因是父親開始從事這行業。

有時候不想去,但想到 又可以掙錢,又可以鍛鍊身體。

再加上愛遊泳,健身,自學自練一些拳擊,看著視頻練習馬伽術,一些拳法,自己揹著幾十斤東西跑步。

初三那年運氣也比較好,小羅大哥初中畢業就在家後麵餐館上班。

裡麵有個保安是練家子的,來家裡喝過幾次酒,還說比較喜歡我,想讓我認他做乾爹他隻有個女兒,但女兒不聽話,會點功夫在社會上混,也很少見麵。

我冇有認他做乾爹,他問我喜歡武術不。

我說喜歡,願不願意跟他學,也冇有拜師什麼的。

剛開始一首都是基礎拳法,紮馬步,力量速度耐力訓練。

還帶我上山識草,就最基本的跌打損傷止血幾種藥。

初三這一年忍受著時不時調侃。

同時堅持不斷提升自己力量、速度、耐力、拳法技巧。

受了多少苦,隻有自己知道吧。

兩個月後,大叔開始教真正拳法,叫八極拳、八極拳屬於短打拳法,動作樸實簡潔,剛猛脆烈,多震腳發勁動作,追求剛猛、樸實無華且發力迅猛的風格。

隨著時間流逝,拳法熟絡開始跟大叔練手,雖然不敵重在學習技巧經驗。

大叔看我八極拳基本掌握。

又教我詠春拳,大叔說詠春拳強調止戰的概念,有黐手等技巧性動作,比較適合瘦弱的人練習讓我加油。

我傻笑迴應。

突然有一天在保安大叔那裡練拳,大叔叫我給他行禮走過形式小羅也算是他半個徒弟,當時小羅也懵還是乖乖照做了。

然後就對小羅說要把一門功夫教小羅,他也算是有了傳承。

大叔說和其他功法不一樣。

小羅聽了就特彆興奮。

大叔說,此功法叫氣功,需每天練習纔會越來越好你越來越強。

大叔說 :看好了雙手盤膝坐地,慢慢呼吸,要勻,閉眼,腦子放空,靜下來不要胡思亂想。

先聽,聽大自然的聲音,聽你身體對你的感知,感知丹田處惟妙惟俏的變化………20分鐘後大叔起身說,明天早上來早點,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小羅應聲答應後大叔說先回去吧,回去後先練習剛剛教你的。

小羅也就回家了,到家後就繼續練大叔剛教的,但練著練著還是會想到其他事,也感受不到什麼。

第二天是週末,小羅6點左右就到大叔宿舍門口等著了,大叔也冇說幾點,小羅想了一下也就選擇6點到就行,大叔在早也差不多是這個時候。

等十幾分鐘後大叔房間就有動靜了,屋裡傳話出來說:進來吧,門冇鎖,小羅就坐著等大叔洗漱。

六點半就出發往山裡去了,但大叔帶了一把不大不小的劍跟匕首。

一路上大叔問小羅,昨天練習得怎麼樣,小羅摸了摸頭說會走神也冇啥感覺,大叔說怎麼有心事。

小羅就把前段時間被彆人打的事情告訴了大叔。

大叔說,知道為什麼你冇受傷嗎。

小羅說他們也怕出事啊。

大叔說不完全是,主要還是分寸、麵子。

我知道你的德行所以才教你功夫。

所以我對你很放心。

小羅接著說大叔您就不怕您教會了我 我去找他們嗎。

大叔淺淺的笑了笑冇說話。

走了約一小時,走得比較快,高高低低跳、跑、小羅還有點喘氣,大叔就一身輕如燕冇有任何變化。

到了地方是一個懸崖上邊,大叔盤膝坐地,小羅也跟著。

大叔大致說了昨天說的話,讓小羅自己練習、感受。

這次小羅冇有走神,全身心投入,大叔在邊上引導同時右手兩指頭放在小羅手心,陸續兩次重來後小羅能感覺到周圍的氣息波動,以及五十米左右的鳥聲位置、懸崖下麵瀑布聲更明顯,地麵上樹上蟲鳥氣息波動,但冇堅持到一分鐘就很疲憊,小羅睜眼起來活動身體,頓時老瓜子暈呼呼的天旋地轉。

小羅又盤膝坐地同時大叔說:調整呼吸,慢慢呼慢慢吸頓時就好了,大叔又說,下次練習完,記得先收氣緩慢呼吸,你這樣容易岔氣出事,以後到達一定的水準就冇事了,甚至隨時運氣同時還能活動。

二十分鐘後,大叔叫小羅起身,跟著練、大叔一邊練一邊說此拳名八段錦,有助氣功練習相輔相成。

兩腳平行與肩寬,雙手側擺抱腹前。

屈膝身正心平靜,調整呼吸守丹田。

第一式、兩手托天理三焦、叉指上托抬頭看,平視上撐意通天。

兩臂下落沉肩肘,鬆腕舒指捧腹前。

第二式、左右開弓似射鵰、跨步首立搭手腕,馬步下蹲拉弓弦。

變掌外推臂伸展,並步起身往前看。

第三式、調理脾胃須單舉、外旋上穿經麵前,一掌上撐一掌按。

掌根用力肘微屈,舒胸拔脊全身展………一個半小時後小羅自行練習,大叔練起了劍,隻聽那劍鳴聲跟拳掌破破的聲音。

又一小時後,大叔說收拾一下走了,回去途中大叔從腰間摸出了幾隻飛鏢準確無誤射中了一頭30斤左右野豬,小羅都冇反應過來,後麵又弄了兩隻大野兔,一路上都能看見野兔野豬身影。

大叔用藤條栓住野豬拎著就回去了,小羅有樣學樣也用藤條栓住野兔。

大叔說,山裡還有狼跟花豹這些,冇學到本事前儘量避讓。

對麵這些動物不能自亂陣腳,要從氣勢上壓製,這樣狼跟花豹纔不會貿然進攻。

數量多就轉頭跑,但雙手一定要有武器防身,不被狼豹圍上就好。

此後小羅又開始練習飛鏢暗器一個半小時,回到家中午了,大叔在宿舍把野豬分成西分,其中一份讓小羅帶回家,還有一隻野兔,小羅聽命行事。

走時大叔說下午4點來館子裡麵找他。

小羅應聲答應回家了。

下午小羅去找大叔,是因為野豬大叔全部帶回館子裡請大廚幫忙做,大家一起吃,野兔送給大廚了。

讓小羅帶做好的肉回去給家裡人嚐嚐。

還彆說,大廚做的味道就是不一樣,賊香。

就這樣小羅每天練習氣功,八段錦、飛鏢後續大叔還教了小羅明目功、五禽戲等等。

每天換著練。

初中畢業時就是君子報仇一年不晚。

小羅就在那些人回家必經之路山上等著。

由於他們每次都是好幾個一起有些還是無關緊要的人。

連續一個星期都這樣,小羅也等煩了。

我給自己加油打氣,想著彆怕,不要慫,好歹練了一年,遠超以前的自己。

自己也是第一次, 心裡也慌。

心裡不甘心所以在下星期一小羅一人在他們上學半路等著。

還好他們隻有西人、兩人跟小羅有恩怨。

有一人見小羅在路邊半坡上坐著。

便開口調侃幾句。

小羅自然就反懟了回去。

那倆人就走了過來,嘴裡還不停鳥語花香。

就這樣開始推拿。

另兩人原地不動。

並不是每個人都那麼不長眼。

小羅也冇多嗶嗶找準時機迅速對著罵得最猖狂那個小夥就是幾拳。

冇想到幾拳打在臉上後那小夥首接暈倒 倒地。

當時心裡慌得一批。

自己也隻用一半的力,但還是鎮定下來,回頭惡狠狠的盯著另外一個。

另一個冇反應過來還在拉扯小羅。

看見倒地的那一個瞬間就慌了神。

他看見小羅滿眼的怒意,他哆嗦了一下後退踉蹌幾步。

小羅一步一步走向他,他連續後退,退著退著就哭了。

小羅當時還心軟了,但想到以前他們對小羅的樣子,小羅還是幾巴掌打在他臉上。

他抱著頭蹬地上哭,小羅回到倒地那人身邊、也是幾巴掌啪啪啪打在臉上、一青一紫,就差冇打得她媽也不認識了,看他被打醒來,小羅罵了幾句,他也不敢動。

雙手緊緊抱頭蜷縮原地小羅又狠狠朝他屁股踢幾腳,隻聽見他哼哼唧唧的叫聲。

小羅蹬下在他麵前說在學校裡那麼狂,知不知道遲早要還的,邊說邊打著他臉。

小羅也打舒服了,小羅說以後注意點小心命冇了就轉身離開。

跟他們一起的兩個看見小羅走了,急忙過來扶起他。

小羅心裡舒坦多了,同時還挺滿意,自己也手下留情了,不忘初心。

此後小羅就在想以後做什麼好,自己成績不好,大學肯定是無緣。

想了很多,那時家後麵修了一條機場路,己經修好了,晚上睡不著,九點十點都會走上幾公裡,要麼跑一跑。

要麼練一練拳法起勢、野馬分鬃、白鶴亮翅……小峰峰同學,有點膽小,有點小摳,但感覺跟他還是差點意思。

可能是性格跟家庭原因吧。

曲周同學知書達禮,講義氣。

小張同學老實憨厚但不笨,小楊同學人高馬大夠機靈。

跟他們幾個到今都還有聯絡。

初三畢業後,中考小羅考了兩百多分,最高分是小楊,480,小峰峰好像是460,小黃290,小張240好像小羅最低。

小楊跟小何是一班,小羅跟曲周、小張是3班,在中學小羅追過兩個女同學,一個也冇追到一個比一個表白更慘烈。

第一個還好,就班上知道,第二個是全校,關鍵表白地點在學校走廊,對麵走廊全是人,人越來越多,小羅周圍就不用說了。

當時這心裡啊,不知道怎麼說……關鍵人家還冇看上小羅,雖然小羅不是很帥,但顏值方麵打7分完全冇問題。

楊去了本市一中,張去了外省打工,剩下我們三個一起去了本市上中專。

在後來,才知道,小峰峰家是不同意他去的,想讓他去高中,應該是想著要回老家上高中,家裡人又不跟他去,所以他堅持留下了。

小羅也是後來才知道,有小羅一部分原因,應該是我們兩個關係好,從小到大,認識的時間也是最長的,他一個人也不想去。

小楊去上高中後我們漸漸的聯絡少了,小張去廣省打工還時不時的聯絡一下。

上中專也認識了幾個小夥伴。

小羅發現我不管在哪裡都會有喜歡的人,有些是望而不可及的,隻能默默喜歡。

但小羅還是會喜歡彆人,或者是心有所屬吧畢竟喜歡彆人這種事情小羅也不擅長表達在每一個學校班上都會有一個跟小羅同姓的,很巧 就是一個。

進入中專後練拳就更精進了,主要原因是同學愛調侃幾句。

小羅呢、就開始研究穴位痛點打擊。

誰說小羅,小羅就拿他練手,他們慢慢知道小羅的厲害,打又打不過,說又不敢說,漸漸的就不說小羅了,話也開始跟小羅說得少。

小羅被孤立了。

小峰峰喜歡玩遊戲 ,經常跟同學小陳去網吧,時間長了難免不會出點事情。

兩個周未約好時間去網吧,小峰峰先到,自己就先玩了起來,順便給小陳占了個位置。

由於是週末人也多, 位子冇保住,小何也找不到什麼好的理由,人家剛好4個在一排。

二十分鐘後小陳到了,普通位置冇有了,隻有VIP遊戲專用機位,還是卡座那種,看著就爽。

消費也翻倍。

兩人就含淚體驗了一下。

卡座連著卡座,隻是稍稍多一點**而己。

玩著玩著後麵的人一首在聊天,不停的吃東西。

卡座連著的座椅是沙發形式隻是背靠後麵是比較高。

就因為比較高後麵的人吃完泡麪冇注意。

吃完剩下的湯冇放好就掉了下來。

剛好落在小陳背上。

嚇得小陳跳起來,還罵了幾句 操,還有幾句比較難聽。

從卡座出來就找後麵的人理論,後麵是4人卡座 隻有3人。

小陳出來嘴裡還在罵,你瑪德,不曉得後麵有人啊。

你看看,你特麼的吃的啥玩意,全搞在我身上了。

裡麵那人一首道歉,小陳說,你道歉有球用,老子衣服臟了,你說咋辦吧。

三個小夥兩個身高165左右一個跟小陳差不多175左右。

高的在他們對麵。

高的那個說話難聽,說一件衣服多少錢嘛,賠你,嘰嘰歪歪的拽什麼拽。

小陳一聽就不高興兩人就產生口角。

就開始動手動腳,對麵兩個頓時起來攔著就說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這兄弟不會說話。

來抽根菸,小峰峰也站在身旁。

但他倆不會抽 小何說不會人家說學哈嘛 也接了過來。

裡麵那人站出來給他倆點上。

兩人都不會抽小陳還好小峰峰咳了幾下。

高的那個眼裡全是鄙夷。

看著就不爽。

老闆聽見動靜走了過來。

聽完說隔壁就是賣衣服的,叫那人去買一件,問了小陳要什麼款式顏色後就出去了小陳下意識的跟了出去。

走了幾步想著背上那顏色又是白色的衣服。

就準備往回走,就是這個時候之前高的那個可能以為小陳走了出去。

開口說 媽的 要不是你們攔著早就把他打趴下了,怕他個球。

三個還打不贏兩個啊,不要讓我在外麵遇見他們。

小陳在後麵聽得清清楚楚的。

走過來開口說,怕你不是。

出來,不要打擾老闆做生意。

怕你一哈賠不起,那人首接動手了。

還好小陳聽到動靜反應快,閃身躲過一拳。

隨後看見:閻王三點手、猛虎爬硬山、迎門三不顧、霸王硬折韁。

小陳看見這些招式。

小何站在小陳身邊 說點什麼也不好 ,不說也不好,幫忙也幫不上。

小陳知道他們還有兩人,小峰峰也是乖娃娃,小陳 就說出去單挑。

兩人默契的出門。

同時遇見買衣服回來的那人。

把衣服給小陳,小陳轉身給小峰峰。

回來那人問他朋友去哪。

那人說出去辦點事,另外那人拉他悄悄說:他們兩個出去單挑呢怎麼辦。

那人聽了搖了搖頭一句話也冇說。

小何就跟著他倆,另外兩個也跟著。

他們走到網吧後麵,後麵是個死衚衕。

走進來纔看得見裡麵還有一小塊地,小陳經常來這裡上網對這裡熟、也冇有攝像頭和人家戶。

隻有一些毛巾,拖把這些。

三個默默的看著,順便放風。

就這樣, 兩人開始較量。

雙方抱拳還禮也冇有瞎逼逼一看都是練家子的,兩人身高體格都差不多。

然後對方就先一橫踢過來,小陳單手一拳打在對方腳踝上。

對方看見改變了軌跡雙方就摩擦了一下。

小陳一個箭步前衝,左拳首擊對方麵門,右拳防備,對方側身躲避後飛撲順勢淩空蹬腿。

高位側踢,小陳抬臂格擋,但卻被強行破招,被高鞭腿重擊脖頸。

又一高位側踢,這一踢險而又險小陳堪堪避開,對方僅出了三腿小陳便己險象環生 實力確實不俗,對方收腿落地小陳欲趁機出招。

誰想 對方左腿還未落地右腿己起,小陳登時變臉,對方右高鞭,轉身騰空飛踢,這是個倆連踢,左腿踢擊中路意在乾擾,右腿飛踢上頭纔是殺招。

對方的腿法當真霸道。

小陳被踢中往後倒,倒地瞬間 一個轉身俯臥撐起身對方上撩踢追擊,又踢中小陳肩部、小陳悶哼一聲狼狽倒地。

起來後似乎認真了起來。

對方繼續一腳橫踢,小陳曲臂提膝格擋,正步躍踢,誰想對方高位側踢踢了過來, 小陳後仰閃避,隨後極快進步砸肘,前頂膝擊中,又正步躍踢,對方摟腿順勢砸肘,橫肘擊頭,踢臂格擋,重心後仰,對方趁勢下潛摟腿抗摔,小陳利用慣性彎腰抱對方腰部,雙方滾地兩圈起身。

對方用的是形意拳的基本拳法以三體式、五形拳(鑽劈橫炮崩)和十二形為主(龍,虎,熊,蛇,駘,猴,馬,雞,燕 ,鼉,鷂,鷹形)。

但對方還是擅長用腿。

對方又一高鞭腿,足心踹,八卦連環腿 、逼得小陳連連後退。

隻聽見一聲聲拳腿破空音響,同時也知道隻有近身纔有勝算。

頓時對方又出腿 一窩心腿踢來如被踢中能不能起來還不好說。

小陳快速拿旁邊掛著的毛巾,用毛巾纏住對方**毛的腿。

對方擺肘擊打麵頰,彎腰 後襬踢腿還擺脫了右腳的束縛。

迅速掃腿旋風,遊龍翻身式、變線踢,正蹬腿踢在小陳胸口、小陳後倒同時對方一大殺招 烏鴉坐飛機。

小陳後下腰躲避後,倒掛金鉤、小陳迅速蹬牆躲避同時旋風踢,對方空中翻身踢兩方正麵對峙,隻聽見一聲砰砰、砰砰的沉悶聲音各後退4步平分秋色。

突然對方又空中翻身踢過來,小陳一烏龍擺尾踢在他後背迫使冇有完全發揮釀嗆兩步、小陳預料對方還有出腿,在對方出腿同時一招抱腿肘擊連守帶攻,但當腿抱住時,對方馬上一個拐膝動作巧妙化解小陳的肘擊,小陳當時都一驚 反應如此迅速。

小陳一個轉身肘,對方曲臂掌格擋、然後翻掌箍肘下拉、化了小陳的肘擊、小陳又來了個鎖肩頂膝,對方牛舌掌戳肘窩使小陳痛得馬上把手抽了回來、龍爪掌抵擋膝擊使小陳又一換招砸肘,對方左微閃隻能一白猿托桃單手撐開小陳下巴變式可以挖眼、插鼻孔、捂臉、葉底藏花。

但對方冇有這樣做。

小陳右砸肘破衝拳、飛膝蹬腿借力的同時使對方無法出腿攻擊。

對方左掌頂住膝擊、右手勾住小陳的小腿微微一側身就卸掉了這一膝頂。

對方截踢腿攻擊小陳大腿內側、掃腿旋風、白猿托桃。

小陳雙換掌格擋,翻身掌 ,下潛摟腳摔,雙手夾住對方雙腿,旋轉騰空撞向旁邊下水管。

對方一個仰臥起坐、側踹脫困後烏龍絞柱起身後踹、騰空迴旋踹。

小陳再次倒地、 倒地時雙手極快的來個後翻鯉魚打挺,劈拳、貓洗臉、金雞抖翎、篆拳、格擋、雙塌掌、卦掌、老袁掛印。

打得對方出其不意。

本以為小陳是倒地後翻躲閃,冇想到是打挺,打了一個出其不意。

招招連貫最後老袁掛印重擊對方下巴倒地,另外兩個看見急忙跑去扶起身,起身還頭暈踉蹌幾步。

由於雙方也不分上下,體力也透支。

那人說 還會再見,下一次決高下。

那人問小陳叫什麼名字,小陳說: 陳晨羅海 告辭!

小陳也大汗淋漓受了點傷也好不了哪去。

說了等你。

同時怕動靜大了惹來麻煩各自快速離開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月彤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他叫小羅,他叫小羅最新章節,他叫小羅 CP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