濱江市,彙智大廈。

南風集團濱江城市公司的會議室,正在召開月度總結會,各部門的負責人坐在會議桌兩側按事先安排好的順序依次向總經理彙報近期的工作情況。

負責會務的人員小心推門進來,依次倒滿茶水,調整好空調的溫度後退了出去。

有資格參加月度會議的都是公司中高層管理人員,隻有陸平例外,他隻負責記錄,會後形成會議紀要相關人員簽字抄發即可。.

他入職這家公司不久,任職行政人事專員,說是專員卻什麼事都得乾。

此時,他盯著筆記本,心思卻不知飄向何處,因為他的身體雖是陸平靈魂卻已經換成了另外時空的一個人。

十五天前的午夜濱江大雨滂沱,伴隨著震天的雷鳴,如同天空裂開了無數道口子,雨勢漸猛。

陸平站在出租屋的窗前,望著天空紫色粗大的電光,一閃一閃的彷彿怒蛟出海一般,心想一會兒肯定要有響雷。

趴在椅子上昏昏欲睡的貓,猛然睜開眼,脖頸上的毛髮根根豎起,陸平低頭用腳扒拉下貓笑道,“怎麼啦?你這個懶貨也知道要打雷了嗎?。”

忽然,‘咯啦’的一聲雷鳴後,一顆大如兒首般的紅色光球,隨著閃電瞬間擊向窗戶。

我去~~什麼鬼!他笑容僵在臉上,瞳孔放大,轉身欲跑,卻如何逃得過閃電的速度。

他將轉過身體‘轟’的一聲那團光球正擊在陸平的身上,他就像山巔被閃電擊中的枯木‘嘭’的一聲栽倒在陽台。

也不知時間過去了多久,陸平緩緩睜開了眼睛,眼神先是朦朧,待看清周圍環境後,豁然坐起,一時間頭痛欲裂。

貓兒躲在床下,屈身低頭一副蓄勢待發的模樣。半晌,頭痛稍微緩解,攤開雙手,上下打量自己,怎麼回事?記憶潮水般湧來與原主人交織在一起,他魂穿了。

在另一個時空中他是名修士,上仙門頂門大弟子柳上原,一身道家修為已至得意生身,神通自在的玄妙境界。

魂穿之前,他正被魔門九大長老圍攻,深陷噬魂煉血大陣。

這陣中有數麵魔門長老祭煉的本命血幡,此血幡需抽取修士生魂祭煉,修為越高威力越大,血幡中拘押的魂主都是魔門害死的有道之士。

柳上原困在陣中六日,神魂欲動,仗著師門玄門正宗堪堪維持卻也舉步維艱,靈氣耗竭隻是早晚之事,一旦失手遭擒,不僅師門聲譽毀於一旦,生魂抽出祭煉血幡那真叫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當斷不斷反受其亂,柳上原心中發狠,聚起殘餘靈力舍下數百年修為,震碎了本命法寶玄靈珠。

此時,荒野上空黑雲滾滾,地動山搖,以他為中心,無數道亮光升起,道家真言湧現,左近空間被強大空間異動波及,蟄伏在地下的無數冬眠動物瞬息間爆體而亡。

血幡炸裂拘在裡麵的魂魄神魂俱滅,圍在陣外的魔門長老驚呼後退。

他用道家**強行撕開空間的一條縫隙,明知此一去,或是讓空間風暴擠壓成肉糜或是投向陌生未知的地方,奪舍重生。這一切隻有交給老天爺了。

好巧不巧,陸平被雷電擊中的瞬間,正是柳上原打開空間縫隙之時,隨著雷電附在其中的精魄正落在了他的身上,所以陸平這個倒黴鬼死了卻給柳上原提供了完整的宿主,被他奪舍重生了。

柳上原做夢都要笑醒,附在人身上算是最好的結果,不然……想想都可怕,隻是可惜了這個後生了。

雷電擊中的概率實在太低,陸平雖倒黴總比消失在這個世界要好,他的使命將由柳上原來完成,冥冥中就像一種交接儀式,一個人倒下了,另一個人站了起來。

這時雨已經停了,窗外涼風送爽,飄蕩著泥土的清香。

此時的柳上原,不,陸平盤膝而坐,精神內守心神專注於一境,慢慢眼前一片光明,原本鬱鬱蔥蔥充滿靈氣的靈台,現在一片焦土。

陸平心頭一涼,境界真是一落千丈,太清境界直接掉落到低階武士修為,這個階段根本運轉不了本門玄功。

在他生活的時空中以武修真的低階修士分為九個境界,鑄體境、鐵骨境、易筋境、五氣境、神合境、心行境、元空境、無相境、通神境。

他尷尬的發現,此時的境界穩穩的停留在易筋境,隻餘一絲殘存的靈力存儲在靈台,與他修行的道家**差著十萬八千裡,猶如天庭的真仙被打落了凡塵。

本命法寶玄靈珠毀了,師門至寶金角鏡遺在了噬魂煉血大陣裡,損失太大了。這個世界靈力皆無,要想將法力恢複如初難如登天。

陸平睜開眼,無奈的接受了這個現實,眼角餘光落在左手無名指上,不由得大喜過望。

清光戒!師門信物清光戒,哈哈,太好了終究是先天靈器,主命衰竭它護主而來,隱在無名指上,一個小小的道字,好似紋上的一般。

清光戒芥子納須彌,自有空間,陸平大喜之餘,站起身對著前麵的白牆試著用師門秘法雙手結印,憑空一劃,空中便出現了一個門戶,他踏入光影中好似踩入水塘,慢慢身體隱冇。

這是一個寬闊的平行空間,此時他正在大殿中,中間是一張碩大的條案,上麵一隻香爐燃著香,兩側高大的書架上擺放著醫書和道藏,都是他多年的積累。

大殿中堆滿各種瓶瓶罐罐,丹藥、符籙、香爐等等充斥其間,甚至還有幾大箱子金元寶,都是當年隨手所放,當時對這些身外之物毫不在意,現在來到這個新的世界或許就能派上大用場。

他用心仔細檢視了一遍,又重新進行了歸類,絕品靈丹都已用光,隻餘五六葫蘆二品三品的生生造化丸,是他采集天下奇珍為弟子們煉製。

香爐前,擺放著一本古書,陸平拿起來苦笑心道,這本神霄無極罡氣還是新入門時師尊所賜,乃是上仙門入門必修的道家心法,未料到孤注一擲來到這個陌生的世界境界落在了低階武士修為,這本書便顯得格外珍貴。

翻開心法,昔日修行種種如在眼前,此道法他早已練到了九層巔峰,如今體內靈氣十不存一,靈氣難過玉枕,他自不敢強行驅動。

上仙門注重行氣存神的修行基礎,道法磨鍊與心性修為並重,心性修為不到,妄自修行上境道法必然是走火入魔。

眼光落在置物架,上麵放了一副黃色針囊,十八枚或長或多,或粗或細的銀針插在針囊裡,這是他心愛之物。

他的師尊也就是上仙門的開創者上官雲在修真界稱為上官五絕,道法、醫術、書法、圍棋、音律,無一不精。

他師出高門,除了道法外尤精岐黃之術,是神霄八針嫡係傳人。

這副針囊是師尊遺物,格外珍貴。見到針囊猶如麵見恩師,不知不覺濕了眼眶。他在清光戒內流連半個多小時,然後默默退出回到這個讓他既陌生又好奇的世界。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月彤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越以來,精神狀態良好!,穿越以來,精神狀態良好!最新章節,穿越以來,精神狀態良好! CP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