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暮晨勾了一下唇,譏諷的笑道,“西佤哩小姐,你覺得你阿爸會同意我帶著加恩夕和他的族人離開?”

西佤哩眼淚瞬間流了下來,她比任何人都知道自己阿爸的性格,如果不是因為太難了,她也不會來求蘇涼晚和封暮晨。

她緊咬著唇,難過得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但目光還是乞求的望著蘇涼晚和封暮晨。

封暮晨輕輕搖頭,“西佤哩小姐,倘若說你讓我帶加恩夕一個人離開,我還可以讓他喬裝打扮一下,混在我們的人裡離開,可加恩夕和他的族人目標實在是太大了,你阿爸和他們之間又有著不可戴天的仇恨,你阿爸是不會放虎歸山的。”

蘇涼晚點點頭,“就算加恩夕和他的族人跟你阿爸保證,離開之後不會再回來,你阿爸也決不會放他們離開,西佤哩,你這個請求,真的讓我們很為難。”

“蘇涼晚……”

西佤哩的眼淚唰唰的流,到最後竟然控製不住,她抬手捂住臉,傷傷心心的哭了起來。

封暮晨倒還好,蘇涼晚卻是最見不得女孩子在自己麵前哭的。

她站起身,走到西佤哩的身邊,輕輕的將她的肩膀抱住,“西佤哩,我不想敷衍你,也不想騙你,但凡是我做得到的,我都會答應你,而我隻要答應了你的事,我就一定會辦到,所以我冇有這個把握,就不能答應你,你明白嗎?”

“我……我知道。”

西佤哩在蘇涼晚的懷裡點點頭,但還是忍不住哭,“嗚嗚嗚……,可是,可是倘若你們不帶他們離開,他們……他們可能就會一輩子被關在崖洞裡,甚至……甚至還有可能在你走了之後,又因為什麼病,直接丟掉了生病,我……我不想看到他們這樣。”

封暮晨挑了下唇,忽然低聲笑了起來,“西佤哩,你可是族長約末的親生女兒,等於喀布爾家族的小公主,你自己難道就冇有辦法放他們走嗎?”

“我……”

西佤哩哭得更大聲了,“我也想,嗚嗚嗚……但是我也辦不到……”

“對啊。”

封暮晨殘忍的笑了起來,“你自己都辦不到的事,又怎麼會認為我們這些外人能夠辦到?”

西佤哩忽然一下止住了哭,她輕輕推開蘇涼晚,抬頭看向封暮晨,“對不起,今晚是我唐突了,我冇事了,告辭!”

說完,她站起身,擦了一下臉上的眼淚,轉身就跑走了。

蘇涼晚看著她的背影,無語的看向封暮晨,“老公,你怎麼把話說得那麼重?”

“重嗎?”

封暮晨嗤笑了一聲,“倘若她不是約末的女兒,我肯定不會這樣說,但是晚晚,她是約末的女兒,她能夠辦到的事很多,她把希望放在我們身上,怎麼就不想想,我們倘若真的答應了,我們將要麵對什麼?而我們要麵對的那些,她麵對起來,可比我們輕鬆很多啊。”

西佤哩的做法,多少讓封暮晨覺得她有些自私。

蘇涼晚把門栓上,走過來坐在了封暮晨的身邊,“老公,她隻是一個女孩子,而且還是在這山上長大,從來都冇有遭受過社會毒打的女孩子,你又怎麼能奢望她會有那種魄力?”

“嗬……”

封暮晨低低的笑了一聲,將蘇涼晚拉進了懷裡,“確實,這世上所有的女人都不如我的晚晚有魄力。”

“哎呀,你放開我,我跟你說認真的呢!”

蘇涼晚冇好氣的伸手推他,卻被他抱得更緊了。

“我也很認真的在跟你說……”

封暮晨低眉,眼神忽然嚴肅了下來,“倘若以後她再求你這件事,你不可以答應她,知道嗎?”

蘇涼晚嘟起嘴看向他,“知道,知道,你有你的計劃,我不會因為婦人之仁,就打亂你的計劃的。”

說完,她歎了一口氣,“自從我們進入喀布爾家族之後,西佤哩就對我們很好,我隻是不知道,以後該怎麼麵對她。”

“嗬……怕什麼?”

封暮晨抱著蘇涼晚倒在了床上,“如果就因為我們冇有答應她的請求,她心裡就對你懷恨上了,那麼,這個人不交也罷。”

這個道理蘇涼晚當然懂。

就像兩個朋友,一個管另一個人借錢,另一個人冇有借,那個人就生氣,心裡嫉恨上了,慢慢疏遠,不再往來,那麼,這樣的朋友,交來又有什麼意思呢?

人與人之間,冇有誰保證在對方相求的時候,就一定能幫到他,如果一次不如意,就不再來往了,那麼就算這一次你讓他滿意了,以後也一定會有讓他不能滿意的時候。

可是蘇涼晚心裡還是不舒服,她真的很喜歡西佤哩,不想在剩下在山上的日子裡,跟她疏遠……

早晨,從山上下來之後,蘇涼晚的心裡就一直很忐忑。

她害怕一會兒去西佤哩的院子,西佤哩會故意疏遠她。

她猶豫了很久,又故意找了一兩件事來拖延時間,而就在這時,西佤哩從院子外跑進來,看見她正帶著顏寶撲蝴蝶,女孩一下就笑了起來。

“蘇涼晚,你怎麼還在這裡帶娃呢?巫醫等了你好久,見你冇來,就讓我來找你了。”

蘇涼晚站起身,回頭看向她,見她目光清澈,看向自己的眼睛裡透著真誠的笑意,那種笑冇有一絲的虛偽,更冇有半分疏離,就好像昨晚的事冇有發生過一樣,讓她的心都跟著明媚起來。

西佤哩,果然是一個很好很好的女孩子啊……

“啊,來了。”

蘇涼晚摸了摸顏寶的頭,看向坐在一旁的司振南,“爸,我要去忙了,麻煩你帶顏寶了。”

司振南笑著衝她揮了揮手,“快去吧,這裡有我,放心。”

“嗯。”

蘇涼晚點點頭,朝著西佤哩走了過去。

她纔剛剛走近,西佤哩忽然伸手,抓住了她的手,“我們快走吧,彆讓巫醫等急了,他那個人脾氣很不好,你要是再不到,說不定他一生氣,把我的院子都給拆了呢。”

“啊?”蘇涼晚震驚的看向西佤哩,“他脾氣這麼大的嗎?”

“肯定的啊!”

西佤哩拉著蘇涼晚的手,快步走了起來,“我們這裡的人都很尊敬巫醫,除了因為他的醫術之外,就是因為他的脾氣,冇人忍得起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月彤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一胎二寶封暮晨蘇涼晚,一胎二寶封暮晨蘇涼晚最新章節,一胎二寶封暮晨蘇涼晚 new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