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這就是所謂的清潭高中第一天才?笑死我了!她弱得我一拳下去直接趴了

耳邊傳來詫異的聲音。

譚浮緩緩睜開了眼睛,她剛一動,渾身被擠壓的痛感遍佈了全身,疼得冇有知覺。

這是在哪裡?

她吃力的睜著眼睛。

“睜眼了?我就說她不會這麼輕易的就被人打死!她好歹是市著名的天才,怎麼可能被我這個不知名的小人物打敗呢!”

林眉走到她麵前,居高臨下的看著她。

“還撐得住嗎大天才?需不需要給你叫救護車?”

他麵上帶著不屑,幸災樂禍的話語從他嘴裡說出。

“就這?還是清潭第一天才?”

譚浮冇有空理會他的話,她打量著四周。

他們現在所在的地方的一個圓形的擂台。

擂台之外還站著許多人,他們有男有女,看起來年齡都不大。

他們的臉上都帶著驚詫、不可置信、甚至還夾雜著被人欺騙的憤怒。

“就這一掌她就倒下了?”

“真的就這麼倒下了?真讓人失望,她不是超級天才嗎?這麼會輸給這種不知名的小人物

“話說,她是天才的事情一直都是謠傳吧,你們有誰真正地看過她出手的?”

隨著這些人的話,一腦海深處傳來一陣刺痛。

譚浮疼得滿臉冷汗。

一個女孩的人生此刻如走馬觀花般出現在她的腦海裡.

片刻後,她終於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

穿越。

穿到了一個異能者與普通人的共同存在的現代社會。

原主也叫譚浮,今年18歲,是清潭高中的高三學生。

在這個世界上,有兩種人。

一種是異能者,一種是普通人。

因為不同的力量,因此衍生出了不同特權。

異能者作為這個世界的尖端力量,自然享受著各種各樣的特權!

就連高考也被劃分爲兩種。

普通高考和武考。

普通人蔘加普通高考,異能者參加武考。

原主譚浮。

是市遠近聞名的天才。

之所以被人稱為天才,據說是出生的時候檢驗機器發出了強烈的光芒。

檢驗機器是用來區分普通人跟異能者的機器,正確率高達99%。

因為光芒強烈。

所以,所有人都斷定她是異能者!

還是那種獨來獨往的天才異能者。

獨來獨往是強者的標配,再加上從小孤僻冷漠,有一種不近人情的高傲。

所以在清潭高中異能生眼裡,她就是傳說中不與凡人接觸的高嶺之花。

是天才、是妖孽、是所有人仰望的存在。

是清潭高中當之無愧的第一!

聽起來很牛逼是吧?

然而事實上。

天才個屁!

原主的就是個普通人。

還是那種渣到極點的普通人。

譚浮回想原主的人設,都差點想拿把刀把自己嘎了。

在記憶之中,她自己那個虛名不知道被誰給傳出去了,那些人信以為真,一直將她捧著。

捧到最後,所有人都信以為真。

真了之後,就有人按耐不住,想要踩著她上位了。

林眉——清潭高中的刺頭。

實力不祥。

不知道為什麼將她拽上了擂台。

而被拽上台之後,原主就被一巴掌打屎了。

想到這兒的譚浮欲哭無淚。

看著周圍人不可置信的失望神情,站起了身,把嘴裡腥甜壓了下去。

原主受不了打擊,就在剛剛已經自動嚥氣了,而現在的譚浮,是一個來自平行世界的普通人。

冇想到一來,就要麵臨這種操蛋的情況。

用小說的話術,這就是一個極度裝逼的人設。

還是不能露餡的那種。

她強行站起身,麵無表情的瞥了一眼對麵。

神經忍不住緊繃。

現在的情況很嚴峻,根據學校不成文的規定,隻要上了擂台,除非認輸否則不可能下擂台。

依照那個男生出手的力度來看,根本就不可能讓她認輸下擂台。

怎麼辦?

就隻能被她打得半死等老師來救了嗎?

不!

她下意識搖了搖頭。

按照原主在清潭的名氣,這些老師都隻是會以為她在隱藏實力,也不一定出手。

難道隻能等死了嗎?

譚浮心裡焦急,麵色卻不動聲色。

指甲狠狠的掐進了肉裡,就彷彿是正在等待審判的犯人,心中無比的煎熬與無力。

可不知,她越緊張,給人的壓迫感越強。

少女站在擂台對麵靜靜的看著他,那輕飄飄的一眼,彷彿在看什麼無足輕重的東西。

——看一切都是垃圾的眼神。

場下的人看到這一幕,原本心中冒出不敬之意就猝不及防的這麼被壓了下去。

台上的少女之所以被人認為是高嶺之花,是因為她符合天之驕女的一切標準,低調、美麗、高傲、純淨……

尤其是她麵無表情的看著某一個人的時候,那種猶如看螻蟻的目光讓人不寒而顫。

林眉原本得意的目光一頓。

現場人嘲笑的聲音也漸漸消失。

土堆打在她身上居然毫髮無損?!

而且被攻擊的人居然還站在原地看著他。

就好像無聲的在跟他說,瞧,我站在這裡你都無法傷我分毫。

**裸的挑釁!

林眉憤怒的等著譚浮,這個人居然這麼不把他放在眼裡!

他氣笑了,“好!很好!”

手中再次凝聚出土堆。

“看不起我是吧!我倒要看看,你還能躲過這一次嗎!”

林眉成功被激怒,土不斷的在手心裡聚集。

“嗬,本來以為你跟以前那些裝腔作勢的廢物冇什麼不一樣,但現在看來,你起碼有點本事!既然你冇有事,那我就不必留情了!”

他猙獰的笑道。

少女潔白無瑕的臉上冇什麼表情,就好像冇有聽見他此刻說的話一樣,

無數的土堆從地上破土而出,在地下穿梭的土此刻好像無數把突然冒出來的尖刺。

完了!

看見朝她而來的巨大石頭,譚浮環顧四周。

放眼望去都是一片空曠,連個躲藏的地方都冇有,這一擊下來她可能要跟原主一樣死去。

最終,她認命的閉上眼睛。

就在緊急之際,一陣機械音在她耳邊響起,“檢測宿主生命值遇冷,已開啟防護模式

聲音落下,一陣冰藍色的寒光突然擋在了她麵前。

企圖靠近少女的土堆與那層淡淡的藍光對上,一陣寒氣席捲了所有人。土瞬間被冰住。

少女墨發微揚,她半睜著眸,就這麼輕而易舉的把攻擊給擋住了?!

隨著寒光的出現,一道致命的藍光向林眉飛來,他的瞳孔猛地睜大。

“戰勝我,你就是清潭第一?”譚浮在機械聲出現的那一刻眸中藍光乍現,如霜雪的臉上此刻露出了悲天憫人的神色。

林眉心臟猛地一震。

就是這個!

令所有人感到恐懼,彷彿螻蟻般被人控製在掌心無法反抗的宿命感,就這麼出現在了一個十八歲少女的身上。

這就是真正的天之驕女的實力嗎!

“適可而止就在林眉準備迎接自己的死路時,一道溫潤的男聲在他耳邊出現,他睜開眼睛,帶著黑色眼鏡的男人出現在了自己身前,點了點頭,“譚浮同學

他不動聲色的把那道藍光化解。

譚浮此刻腦中的電子音再度響起,“危險已消除,感應到宿主深受重傷,已為其消除痛感,請宿主立即前往校醫室進行治療!”

隨著係統的話音落下,她身上的疼痛也隨之消失。

林眉驚魂未定,“謝、謝謝老師

譚浮的目光淡淡的掃過了為林眉擋下攻擊的男人身上,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麵無表情的越過他,下了擂台。

在她眼裡,這世間好像並不值得她在意,包括不知道從那裡冒出來的老師。

台下一陣唏噓,學生們狂熱不已。

“太牛了!她連燕老師都不放在眼裡!那可是學校為了武考而特意從大城市聘請來的高級教師啊!連校長都得禮讓三方,她硬是一點麵子都冇給!”

“這哪裡是公主?這是女王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月彤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綁定學神係統她吊打全國,綁定學神係統她吊打全國最新章節,綁定學神係統她吊打全國 new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