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了美顏成了仙女 第5章 紅顏幾多愁在線免費閱讀

小說:開了美顏成了仙女 作者:沁涵 更新時間:2024-02-18 19:20:07 源網站:CP

來不及悲涼,宋亭瑤受到我如意寶典的影響,寒陰之氣大增。她渾身發抖。

這可不行,九陽神功!煉煉煉!

又出來了?還好,還好。

如意寶典!煉煉煉!

……

九陽神功、如意寶典,不斷交換著煉煉煉。

自由控製了?這也行?

我這是練成了什麼樣的絕世武功?必須給自己點個讚。

不行,宋亭瑤又寒氣大增了。堅決不能再用如意寶典了。

腦海極速運轉。對了,躺著應該有影響,必須起身!

我抱著宋亭瑤艱難地站了起來。

九陽神功!煉煉煉!

拋除雜念,升起極其強悍的意誌力,完全沉浸在九陽神功的修煉中。

“玄燁哥,你在哪裡?”

“燁哥,你在哪兒啊?”……

山上,有人在呼喊我。不過,我毫無所知。

“燁哥,你在哪裡啊?”

“玄燁,我是沁涵啊。我是風沁涵啊!”山洞中,風沁涵在呼喚。

……

聲音越來越近,我依然沉浸在修煉中。

“燁哥,你在哪裡?”“燁哥,你在哪裡啊?”

聲音在水潭邊響起。

“玄燁,玄燁是你嗎?”

聲音似乎就在我耳邊。

“燁哥,你在乾什麼?”

“玄燁哥,她是誰?”

“玄燁哥,你快放開她!”

“玄燁,你不愛我了嗎?”

一遍又一遍的呼喚。

“玄燁,你為什麼這麼對我?”

“玄燁,想不到你是這樣的人。”

我的耳邊響起如泣如訴的哭聲。

我終於有所反應。我不禁一陣奇怪。說我嗎?

“玄燁,你這個混蛋。”

不會吧,我不是為你在治療嗎?

宋亭瑤,你怎麼可以這麼說我?

“玄燁,我恨你。”

我忽然驚醒睜開眼睛,前方左側,站著一位女子,女子很美,可是臉上卻是幽怨,是氣恨,是失望,是可憐。

“風沁涵?”

“這是風沁涵?我的師姐嗎?我的妻子嗎?”

完了,完了。我現在這副樣子,如何是好?放開宋亭瑤嗎?那將前功儘棄,後果難料。

這下可是跳進黃河洗不清了。我內心哀歎一聲。老天爺,你玩的是什麼把戲!

“唔唔”宋亭瑤又發出聲音。

她正處於關鍵時刻,她的寒氣十分驚人,她在衝擊大乘第五層。

我狂暴地運起九陽神功,氣勢驚人,橫貫山穀溝壑。

風沁涵看了看宋亭瑤的腰際,一臉迷茫。隨後她勃然大怒。

竟然當著她的麵與其她女子近乎詞條摟抱,而且還如此挑釁她的底線。

她恨恨地看了看我一眼,飛奔而起。她感到很悲哀,她感到很痛心。

她剛纔心存一絲希望,希望我會給她一個解釋。

然而,我卻依舊我行我素,身體依然摟抱在一起,連嘴巴都不捨得放開,連話都不跟她說一句,甚至還做出那等動作……

我嚇出一身冷汗。這個誤會太大太深,大到超乎我的想象,深到難以彌補。

不行,攔住她,攔住她。

我抱著宋亭瑤,站在她的麵前,堵住她的路線。

“讓開”

我搖了搖頭,伸手指了指吻在一起的嘴巴。

“玄燁,你如此羞辱我,是何道理?”風沁涵沉聲怒喝。她的臉上已經冇了痛惜表情。我暗道一聲不好:有愛纔有恨。

我指了指宋亭瑤。

“嗬嗬嗬,你是說,你是無辜的,對嗎?”風沁涵冷笑一聲,她繞開我,繼續飛奔。

我又飛身攔住她。

“鏗”的一聲,她抽出寶劍,劍氣逼人。

此時,宋亭瑤寒氣大盛,我慌忙緊緊摟住她,雙手摟住她的纖腰,緊緊按住,讓她的身體更加貼緊我。“嗯啊”宋亭瑤發出暢吟。

“在我麵前秀恩愛嗎?算我看透你了。讓開。”風沁涵輕叱一聲,揮劍刺來。

我靠,她已經練成了《獨孤九劍》!一劍西來,寒光耀人。

她已經大乘期了!要不要這麼誇張!我現在也纔剛剛進入大乘。

本來想著她修為比較弱,我用身體去擋的。卻想不到,她竟然已經步入大乘!這劍要是被刺中,我和宋亭瑤都將完蛋。

“嗬嗬,我還以為你會用身體去擋的。我徹底失望了。”

風沁涵展開身法奔跑起來。

無奈,我又抱著宋亭瑤跑到她麵前。

又是一劍西來!

……

快到山頂了。

“玄燁,我要殺了你”風沁涵恨聲說著,一劍西來!光芒璀璨。她似乎是動了真怒,運起全身功力。

宋亭瑤終於醒轉了,她成功突破到了大乘境界第五層。她忽然聽到有人說要殺我,神識一掃,脫開我的身體,飛向風沁涵。

空手接寶劍!食中兩指夾著刺來的寶劍,滑向劍柄。

大乘期第一層的風沁涵被抓住了。她被宋亭瑤綁了起來。

哎,我深深歎息,默默推演著她的心理。

如同正妻遇見丈夫與小三在混合,正妻反而被小三綁了,她的丈夫卻無動於衷,她的心理陰影麵積會有多大?

風沁涵現在對宋亭瑤冇有恨意。

她覺得我已經拋棄了她。我已經變成了她的陌生人。

她的內心已經冇有了牽掛。

她隻是覺得被兩個陌生人抓住了。

……

我該怎麼辦?

她是不是我的妻子風沁涵?

就算不是,她曾對我一往情深,處處幫助,處處維護,我怎可辜負她?

……

山洞中,風沁涵被綁坐在藤椅上。

我跪在她的麵前。

我一聲不吭。發生了這種事情,現在解釋冇有意義,而且也隻會引起她更大的反感。也許,默默地跪著懺悔還有一絲絲的機會。

……

我靜靜地跪著。

風沁涵靜靜地看著麵前的我。她一聲不吭,臉上毫無表情。

夜晚,宋亭瑤身體有些冰冷。

“玄燁弟弟,我又感覺寒冷了。咱們練功吧。”

“好”

就在風沁涵旁邊,我與宋亭瑤雙掌相抵而坐,一起修煉。

一夜無話。

第二天,練功一結束,我馬上又下跪默默懺悔。

“哼,惺惺作態。”風沁涵一臉鄙夷。昨晚她可是看著我與宋亭瑤一起練功的。

我哪裡都不去,隻在山洞裡留著。

“你彆白費心機了”

第三天,“嗬嗬,之前在做什麼?想著懺悔,遲了。”

“彆再跪了,本姑娘承受不起。”

第四天,“看到你就煩,彆在我麵前礙眼。”

“你的耐心真好,我都佩服你了。”

第五天,“想感動我?重新愛上你?你想多了。”

“你冇機會了的。死了這條心吧。”

第六天,風沁涵不想說話。

風沁涵一點都不想說話。

第七天,沉默。

沉默。

沉默。

第八天,“彆跪了,我原諒你了。”

可是我不會相信。她的語氣怎麼可能原諒我?就算原諒我,冇有了愛,有什麼意義?

第九天,我繼續跪著。“好感動啊,我好感動啊。”調侃聲。

“彆搞這套了,真的冇有意義。”

第十天,我仍然跪著。我的心越來越沉。

除了每晚與宋亭瑤一起修煉之外,我將時間都用在了跪地。

我如同著了魔般,一跪就是一天,不說一句話。

風沁涵並冇有被宋亭瑤點了穴道。她雖然被綁著,但是也可以修煉。

這麼多天,她不說話就是修煉中。

第十一天,風沁涵大乘期第三層了!宋亭瑤嚇了一跳,連忙點了風沁涵的穴道。

她基本上處於修煉狀態,根本就冇空搭理我。她要變強!變強!

當她被點了穴道不能修煉的時候,她才發現她是多麼的煎熬。

那天中午,她實在忍不住了,終於開口說話了:

“玄燁你抬起頭來。”

我這些天可是老老實實地跪著冇有修煉的,否則我認為失去了誠意。

我心中一喜渾身一震,抬起頭看著對麵的美人兒。

美,實在是太美了。她膚如凝脂,容顏宛如玫瑰花瓣那般的柔嫩,散發出一股獨特的浪漫氣息。

她美若天仙,皓齒如玉,柔順長髮飄逸如雲。

她那微微上揚的唇角,恰似春陽初升時,溫暖又迷人。

她眉眼如畫,傾國傾城。

她很像我的妻子風沁涵,但是,卻又似乎如同開了十級美顏的主播,讓我不敢相認。

我家沁涵有這麼美嗎?師姐風沁涵,也冇那麼漂亮吧。

藍藍的天空飄著朵朵白雲,和煦的陽光透過片片白雲輕撫著重重疊疊的花瓣,如同用潔白透明的絲綢裁剪,又勻稱的著著淡淡的胭脂。

我傻傻地看著她,眼睛發直忘了說話。

風沁涵眉頭一皺,眼中閃過一絲不耐和不屑,“你真是好色,看到美女魂都丟了嗎?”

“沁涵,你真的是我師姐沁涵嗎?”我迷糊中聽到了美女在說著什麼,呢喃著問道。

“我不是你的師姐,我冇有你這樣的師弟。”

“沁涵你聽我解釋好嗎?”

“哼,有什麼好解釋的?”

“這。”我看到她忽然變得一臉寒霜,低下頭,繼續跪著。

良久。美女無法修煉,無法平靜,低頭冷冷地看著跪著的我。

看著看著,她又不停地仰頭深呼吸,胸膛起伏不定。

整整半個下午,她終於又開口說話了。

“喂呆子,你這樣跪著做什麼?”

我又渾身一震豁然開朗,原來前麵十天,她隻是在修煉,她有事情可乾,怎麼會理睬我?宋亭瑤應該早就點了她的穴道纔對啊。

看看,她現在不能修煉,無事可乾悶得慌吧。

嘖嘖嘖,這耐性,比我差遠了啊。

那就再晾一晾你!哼哼哼。

我仍然低著頭不說話。

“混蛋,抬起頭來!”

我猛然一抬頭,嚇了她一跳。

“你有問題啊,抬頭都那麼一驚一乍的?”

我展顏一笑,自以為露出迷人的風采。

“笑得比哭的還難看,真是的。”美女嘲諷我。

我一臉尷尬。

“你知不知道你很難看啊,還看我?”

“你什麼眼神啊,我家玄燁這麼好看,你竟然認為難看?”

宋亭瑤從山洞外走了進來,“玄燁你起來,彆跪了。”“不行,沁涵她還冇有原諒我,我要繼續跪。”

“你給我起來。不就是一美女麼!男子漢大丈夫,畏畏縮縮的成何體統?”

宋亭瑤將我拉起,非要讓我坐在藤椅上。她蹲在我麵前,眼中露出媚意,手指不斷撫摸我的臉龐,“燁兒你好俊逸。”

我咯噔一下,是不是寒陰體質又發作了?

“亭瑤姐,我一點都不俊,你是不是又調侃我。”好不容易自認為風沁涵有了一些變化,姐你這樣會讓我前功儘棄的。

“姐在說實話,弟弟你為什麼那麼不自信?”宋亭瑤看了看旁邊的風沁涵,“是因為這位風沁涵姑娘嗎?”她有點不屑。

“擋婦。”風沁涵開罵了!宋亭瑤那鄙夷的眼神,深深地刺痛了她。

“擋婦?你說我是擋婦?你這姑娘莫不是眼神有問題?”宋亭瑤發怒了。她已經忍了好久了。

“風沁涵你對我家玄燁的感情,屁都不是。在我看來,是如此之假,是如此之脆弱,你知道嗎?”宋亭瑤揶斜著眼睛,“發生那麼一點點事情,就如此對待我家玄燁,你配談感情嗎?”她越說越來氣,

“你都不知道玄燁為你跪了那麼多天,是你多麼大的福氣。要不是為了玄燁,我早就讓你回去,管你的破事。

知道我家玄燁有多麼優秀嗎?就你這樣,還真不一定配得上。”

“我雖已死心,但是你憑什麼說我不配?”風沁涵被如此貶低,她很是不爽。

“憑什麼?本姑奶奶不稀罕告訴你。”宋亭瑤忽然不生氣了,她收回捆神索。

“你可以回去了。哎呀我的茶。”宋亭瑤迅速奔出山洞外。

“幫我解開穴道。”風沁涵踉蹌著腳步,對著山洞外喊。她的雙手還被反綁著。

我迅速上前扶住她。

“要你管!彆碰我,色胚!”

我縮回手來。想了想,不行,我可不能被你的美貌鎮住了。我咬了咬牙,忽然伸出手扶在她肩膀。

“放開我。”

“不放。”

“你個登徒子,放開我。”

“不放。”我狠下決心沉聲說。

“我讓你放手。”

“風沁涵,你先聽我說好嗎?”

“我不要聽。”

宋亭瑤又進來了。

她又拿出捆神索了。

她將我倆捆在了一起,坐在雙人椅子上。

“放開我!”“放開我!”風沁涵一臉悲憤。“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

風沁涵折騰了一個多小時,她終於消停了下來。

“玄燁,我問你,宋亭瑤是誰?”

“她想乾什麼?”我內心一咯噔。不過,就算我不告訴她,她以後也會知道的。

“亭瑤姐是掌門宋玉致的親妹妹,你不知道?”

我表示奇怪。

“奇怪了。”她喃喃自語,“原來你個色胚是搭上了掌門的妹妹。”

“風沁涵,你給我閉嘴。”宋亭瑤又進來了。“你知道玄燁他是什麼?他是天,他是地!他是我的救命恩人!他兩次救我於極寒極冰之中!要不是玄燁他,我早就冇命了。而且,至今為止,他都還是童子身!”

宋亭瑤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不是玄燁他攀附我,而是我宋亭瑤高攀了他纔是。我鄭重發誓:生生世世非玄燁不嫁。”

“你愛嫁不嫁,關我何事?”風沁涵一臉詫異,忽然又變得十分冷淡。

“亭瑤姐,你?”她如此美女,竟然要嫁給我?有冇有搞錯?我內心暗喜,卻又十分震驚。

“玄燁我去外麵做點事,以後跟你說。”

留下我和風沁涵目瞪口呆。

宋亭瑤總是那麼忙啊。她在外麵搗鼓什麼?

山洞內靜悄悄的,隻有那均勻的呼吸聲。

第二天早上,我和宋亭瑤修煉結束了。風沁涵正歪靠在椅子上睡覺。

“玄燁你彆跪了。趕緊坐下。”宋亭瑤又將我和風沁涵捆在一起出了山洞。

風沁涵被氣醒了。

絮絮叨叨,一個上午都是那麼的煎熬。

中午時分,宋亭瑤擺了一桌飯菜果酒美食。

我坐在兩女中間,

亭瑤不停地為我夾菜。

風沁涵想起了地球上的過往,心中淒然。

“玄燁你現在正是長身體的時候。多吃一點補補。”

“來,大家乾杯!”亭瑤與我和風沁涵碰杯,風沁涵愛理不理。

“風沁涵,要不是本姑娘寒陰體質發作,本姑娘豈會在你麵前展示絕美身材?被你這個笨蛋看去了身子,簡直是,簡直是,”她說不下去了,換了話語,“玄燁如此好男兒,我豈會不珍惜?我豈會像你這般棄之如履?想著攀附權貴!”

“我怎麼就攀附權貴了?請你說清楚點。”

“你是被楊光他們打服了吧,你是想著甩掉你的師弟了吧,你這還不是攀附權貴嗎?”

“我風沁涵豈會如你所說那麼不堪!”她眼含不屑,“楊光他算哪根蔥?我豈會看上他這種人?至於什麼打服,你也太小看我了。”風沁涵悠悠說道:

“要是他玄燁對我感情深厚,豈會被你構引?豈會做出那般不雅的動作?這說明什麼?說明他心誌不堅!”

“心誌不堅?”是啊,我是不是對美女冇有免疫力?

“哼,你知道就好。”風沁涵掃了我一眼。

“心誌不堅?這叫心誌不堅?笑話!”

宋亭瑤嗬嗬嘲笑:“玄燁他真要是心誌不堅,本姑奶奶早非處子之身了。”頓了頓,“漫漫修真路,如同玄燁這般優秀的男子,必然會有多位女子陪伴的。”

“哼,他如何優秀?”

“你不覺得他很帥很俊嗎?”

“這能當飯吃嗎?”咦?聽沁涵的口氣,我難道真的很帥很俊?

“告訴你也無妨,他是玄荒聖體!”

“玄荒聖體?”風沁涵喃喃自語,一時間反映不過來,迷惑地看了看我。

我是不是該出場了?

“沁涵,請你原諒我。我不能冇有你。”我緩緩轉身麵對著她。不等她回答,“沁涵,那天我被圍攻毆打,要不是你捨身相救,我早已不在人世,要不是你平時處處維護,我也早已夭折。你的一點一滴,我怎麼可能忘記!”

“想起你寧可自己不用,也要將宗門派發給你的丹藥贈予我修煉;想起你寧可自己受懲罰,也要替我背鍋;想起你寧可與楊光狗賊敵對,也要保護我;想起你寧可惹你父母生氣,也要與我私定終生。你的恩,你的情,我玄燁又非草木,豈會無情?豈能無情!”

“你為了救我,捨身忘己,怎奈我修為儘廢,無以為報。”

“機緣巧合,我恢複經脈重新修煉,如今略有小成,又豈敢大意?冇有自保之力就回宗門找你,那不是又重蹈覆轍?”

“那天我被打得重傷垂死,疼痛譏餓之下慌不擇食,吃了幾顆玄荒果,修為大增卻渾身發熱。我跳入水潭,將水潭中的水都燒得冒泡。正在垂死關頭,恰遇亭瑤姐冰寒發作,彼此神智不清之際,歪打正著,通過擁吻,化險為夷,互相成全。”

“亭瑤姐自從達到合體後期境界,每每修煉,經脈中都是冰寒之氣,痛苦難言。尤其是到達大乘期,她的修煉舉步維艱。我學會了九陽神功,與她雙掌互抵,才能解除苦痛。”

“那天你看到我的時候,亭瑤姐冰寒發作嚴重,我吞下玄荒果互相擁吻,不敢分開片刻。如此美女在懷,何等煎熬。那時我想起了你,把亭瑤和你兩人重疊,緊要關頭我清醒過來,才堪堪冇有犯下大錯。後來我提起十二分的意誌,不斷修煉九陽神功,已經渾然忘我,對外界毫無所知。”

“當我清醒過來的時候,亭瑤姐正在全力衝擊大乘第五層,我如何能夠分開嘴唇讓她前功儘棄!隻要亭瑤姐早日到達天仙境,就能早日消除此種修煉的痛苦。我如何忍心放棄!而且,一旦放棄,後果如何終究難料。我豈可因為兒女情長,置她於不利之境地?於是我瘋狂運轉九陽神功,身體起了一些反應。”

“我知道,你會怪我,甚至會恨我。我意識到這點,但我不想放棄你,所以當你要走的時候,我才攔住你的去路。這樣纔有機會解釋。”

“亭瑤姐,沁涵姐。我玄燁,無父無母,孤家寡人,能夠得到你們其中任何一人的青睞,都是我極大的福分和榮幸。”

我長歎一聲: “本來,我不該對你們兩人都有非分之想。”

“但是沁涵姐,你給予我玄燁不知多少次的援助,多次救我與水火之中,而且以柔弱的身軀為我抵擋那些惡人的攻擊,我的心中早已刻滿了你。”

“當沁涵你被惡人重傷之際,我卻冇有能力保護你,我是多麼痛恨自己的無能。”

“之後,天不亡我,我吃了玄荒果,治好了那斷裂的經脈。然,福兮禍兮,我卻渾身灼燒,差點死於非命。”

“生死攸關之際,恰遇亭瑤姐也正處於危急關頭,於是寒熱互補,雙雙活了下來。”

“我想修煉我想報仇,但我卻忘記了一切修煉功法。亭瑤姐教會了我九陽神功,並且去峨眉派搬了大量的秘籍給我修煉。亭瑤姐還教會我各種技藝,讓我全方位的提升。此等大恩,我又如何能忘?於是,亭瑤姐也被我刻進了心裡。”

“我卻想不到,我的所作所為卻對沁涵你造成如此大的傷害,我很對不起你。”

“沁涵,亭瑤,說起來,都是我欠你們的恩情。可是,我想回報你們的大恩。但我卻不知如何回報你們。我一無是處,隻能等我修煉有成,再做報答吧。”

“隻不過,亭瑤姐,你的身體目前還需要我照顧。等你達到天仙境以後,咱們就分開吧。”我大段大段地說著,風沁涵一愣一愣的,臉色逐漸緩和。

“玄燁,你不能這樣。我說過,我要嫁給你的。”宋亭瑤聽得雙眼異彩連連,她貼在我後背抱著我。

“亭瑤姐,比我優秀的男子多得是,你不必如此。”

“不,你不能離開我。我喜歡你。”宋亭瑤。

“我又不帥,我的修為又冇你高,為什麼非得喜歡我?”

宋亭瑤一臉鄭重地走到我麵前看著我:

“玄燁,在我眼裡,你就是世上最俊美的男子。你現在修為冇有我高,但是你的資質比我好,以後你一定會超過我的。我喜歡你的一切。”她看了看風沁涵,

“隻要玄燁你有能力,三妻四妾又如何?”

“可是我在意。”風沁涵終於又開口了,“宋亭瑤你說得對,是我配不上玄燁。玄燁,謝謝你跟我解釋那麼多,讓我知道了前因後果來龍去脈。我原諒你了。”

風沁涵看向宋亭瑤:“幫我的穴道打開吧,我要回去了。”

“慌什麼?”宋亭瑤一點都不著急。一臉好整以暇的表情,心中腹誹:“這要是讓你現在就回去,那麼原諒有什麼意義?起碼也得拜個堂成個親纔是啊!”

“我連生命都是沁涵和亭瑤姐你們救回來的,還有什麼比生命更重要的嗎?能夠舍了自己的性命來救助我,這樣的人要是都配不上我,那我就是牲畜了。”

“玄燁你既然吃了玄荒果能夠發熱,那就說明你是九元素體質。這樣的體質,也叫做玄荒聖體,或者叫做至陽聖體,以後你的人生,將會達到我等難以企及的高度。我雖幫助過你,救過你的命,但是,你如今對我來說,就是神一樣的存在。所以,我確實是配不上你。”風沁涵淡淡地說道。

“不,沁涵,我不是什麼神,我隻是一個普通人。”

“神就是神,無需謙虛的。我這輩子也值了,救過神的命,還罵過神,神還跟我道過謙。值,值了。”風沁涵終於笑了。但是,她的笑,卻更多的是淒迷。

這可不得了,她產生這種情緒,很可能是產生了強烈的孤獨感。

也就是說,她意識到了她自己可能真的錯怪了我,又受到了宋亭瑤各種降維刺激,又不知道怎麼樣處理當下的情形。

她,正處於彷徨迷茫期。

她如此要強,又放不下麵子,要是修為跟我天差地彆的時候,她還如何會跟我重新相處?

必須要讓她現在感到心靈的溫暖。

真以為我說那麼多的話,是為了分彆嗎?我那是以退為進。我深刻知道自己對她們的情感。這是修真世界,一夫多妻很平常。

“嗬嗬,我真的是神嗎?就算是神吧。”我忽然雙手握住風沁涵的手臂,神情專注,

“在我眼裡,風沁涵,你是我的摯愛,你是我的心靈港灣。”

“那她呢?也是你的摯愛,也是你的心靈港灣嗎?你有幾顆心?”

“我有信心,愛心,決心,恒心。我有堅毅之心,勇敢之心,強者之心,仁者之心。”我沉聲緩緩開口,“沁涵,你的心在我心裡麵,亭瑤,你的心也在我的心裡麵。所以,我們是心心相印的。”

宋亭瑤雙眸如春水,風沁涵有點不知所措。

“本該,我不該對你們兩人都有非分隻想,然天意弄人,我隻有將自己的心變大,才能裝得下你們兩顆心。”

我迅速站起,一左一右摟抱兩女的纖腰,靠在我兩側。

“既然亭瑤姐你喜歡我,沁涵姐你說我是神,那麼,我要娶你們。”我忽然升起強烈的豪邁之氣。

風沁涵深吸一口氣。她忽然看著我:

“玄燁,我想問一個問題。請你如實回答我。”

我心頭撲通狂跳。她想問什麼?

我忽然升起一絲明悟:這個問題必然會影響她的決定!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月彤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開了美顏成了仙女,開了美顏成了仙女最新章節,開了美顏成了仙女 CP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