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宮這一生如履薄冰,前半生是為了謝氏,後半生為了陛下,唯有……這死前,是屬於自個的,著實可悲了些。”

“娘娘萬不要如此,娘娘如今是比往日好了些,興許,過些時日便好全了呢。”

身旁的婢女柔聲勸慰道,這個人是自她出閣便跟著她的,因這層關係,便待她多少有些不同了。

“琳琅,你不必再勸我了,本宮的身子,本宮自個知道。”

“娘娘……”

琳琅的身子似是有些顫抖,聞言,竟是都有些紅了眼,倔強地不肯落下淚來。

“琳琅啊,好姑娘,不必忍著了,哭出來還好受些。”

琳琅原是跪坐在榻邊的,此刻,一抬頭,隻見她兩頰旁已落了行清淚,謝玉煙看著,本想伸手替她拂去,卻終究還是閉了眼。

好半晌,琳琅盯著那哭腫了的眼,像行屍走肉一般地走出殿外,艱難地從口中吐出一句話:

“皇後孃娘薨了……”

禦書房內,李承遠正在批閱奏摺,突然心口一痛,意識到不好,恰逢太監來報:

“皇上,剛坤寧宮的琳琅姑姑差人來報,說皇後孃娘……薨了……”

“什麼?!”

霎時間,李承遠隻覺得喉間有股腥甜,等到反應過來時,他已從龍椅上摔了下去。

……

世家大族中最不缺的就是美人,後宅婦人中常有爭鬥,更何況是皇宮這種地方。

在皇宮裡,冇有心機就活不下去,隻有野心才能支撐她們走到最後。

天下男子多薄情,家世隻是助力罷了,帝王的寵愛更是虛無縹緲,隻要有了子嗣,日子纔算有了盼頭。

就像謝皇後,李承遠對她起初隻是顧念著少時的情分,給她幾分薄麵,即便後來逐漸淪陷其中,他都覺得他並不愛這個女人。

自始至終,他對她都隻有利用。

直到她的離世,一向運籌帷幄的他,第一次感到什麼叫刻骨銘心。

她愛他,他不知,他愛她,她不信……

她原來已經病得這樣深了嗎,她為何要騙朕!

李承遠紅著眼看著麵前的棺惇,陷入一種深深無能為力中。

從前,他讀過一句詩:“惟願君安好,歲歲不得見”

他是安好了,代價是永失所愛……

又是一年春,這四年裡,他遣散後宮,剷除異己,看著他與她的嫡子娶妻生子,登臨帝位。

交代好一切,他望著她曾經住過的宮殿,釋懷地笑了。

“李承遠,你後悔了嗎?後悔你年少,總是與她爭搶、處處不讓,後悔你從前種種,若是早知,你會不會對她再好一些……”

他想,若是能再來一次,他一定會。

坐在坤寧宮中,他毫不猶豫地飲下了毒酒,唇角彎了彎。

“朕這算計的一生,最後竟傻到陪你一道死了,向來緣淺,奈何情深。”

——

叮叮~

本來想寫虐的,可想了想,又覺得吧,重生也可以,主打一個:虐男主!!!!

我們的口號是什麼:

虐男主,我OK,就是愛女,不服來PK。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月彤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庭前玉樹藏嬌緋,庭前玉樹藏嬌緋最新章節,庭前玉樹藏嬌緋 CP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